仅仅是五天的时间,在罗彦这里似乎过了一年一样漫长。这中间发生的好些事情,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累。
到最后一天,看着这些小家伙已经能够支撑住大半天的劳作,而且日常的生活中好多地方也学会了相互扶持,罗彦满意地点点头。就在安排吃过晚饭以后,罗彦宣布种田的生活到此结束。
像程处弼这些熊孩子开心地都蹦了起来。就是长孙冲屈突诠这些年轻小伙子,也是一脸解脱。其中尉迟宝林感触最深,都说读书苦,但是也没在罗彦手底下种田苦。如果非要形容,恐怕也只有打小练武能比得上。可是,练武怎么说也有些盼头,家中还好吃好喝供养着,各种庶务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可是到了这里,吃穿档次低不说,还要自己洗衣服。更坑的是,自己反而当起了保姆,还得照顾一个熊孩子。心塞啊。
不过,这些孩子的解脱,也意味着罗彦的麻烦才刚刚到来。
别的不说吧,好些孩子来之前白嫩白嫩的,看着水灵灵的小脸儿,谁都会下意识地忽略性别,忍不住要上去掐一把。可是如今呢,一个一个和黑炭,也就差了一嘴白花花的牙齿也滴溜转着的眼珠子。
不过为了最大限度让这些孩子看起来体面一些,昨天这些孩子的衣服罗彦都吩咐让佃户的家眷们过来好好的洗了一遍。穿着干净一点,也算是最大限度有个交代。
一行人浩浩荡荡就这样在内卫的保护下,从万寿县赶回了长安。
东宫,长孙无垢一早上得知今天李承乾要回来的消息,等在这里。按理说要李承乾洗漱一番,然后入宫觐见李世民年和长孙无垢的,但是架不住长孙皇后实在是念子心切,压根不愿多等哪怕是一炷香的时间。
东宫明德殿,长孙无垢不时让随侍的女官前往宫门口探望,看李承乾的车马是否到了。大约等了有一个多时辰,在听到女官通禀太子的车驾已经到了重明门。
重明门乃是东宫的正门,进入重明门,再往前走不到百米便是明德门,而明德门的后边就是明德殿。这会儿长孙无垢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到李承乾了,在东宫属官和随侍的陪同下,一起走出明德门。
只见远远的看到明黄色衮服往前走来,长孙无垢就知道是李承乾了。
然而,让这位一向心静如水的皇后惊讶的是,这完全画风不对啊。以前远远看到李承乾的时候,那都是一身衮服迎着阳光,光彩照人,俊朗白嫩的小脸,完全一副英姿勃勃的样子。怎的,来人一副黑黢黢的样子。
长孙皇后也是跟着李世民吃过苦的人,那些年看到李世民出征归来也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