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很多人所料,罗彦回来以后的第一次早朝,就出事了。
大殿上,一个接着一个御史出班弹劾罗彦。而且理由都是大同小异,狷狂、无礼、懒散……总之,罗彦身上一切的缺点都被放大,然后被当作攻讦他的理由。
这些人为了攻击罗彦也是煞费苦心,就连多年前当校书郎言语失当的旧事也被拉出来。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次攻讦罗彦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朝臣们明白,李世民也明白,但是面对这样剧烈的攻讦,首先要看当事人是什么态度。
只见又一位御史站出来说道:“罗彦当年以一介白身,混进平阳昭公主之送葬队伍。如此亵渎之事,败坏礼仪,其罪不小。”至于怎么个不小,这件事情却是摆给了李世民,想让李世民表个态。
“此事乃是太上皇钦定,送葬之时,罗彦乃是军中校尉,算不得白身,此事不要再提。”李世民这会儿脸上有些愠怒。毕竟当初罗彦也是一片好心,而且这件事情还是他帮忙办成的,这会儿被人说起,就连自己也有些脸上挂不住。
“罗彦自担任著作郎以来,从来没有去过秘书省,是严重的渎职。”这为倒是击到了罗彦的痛处。李世民当日让他当了弘文馆的助教,也有让他把重心放在弘文馆这里的意思,但是没说不管本职的事情,所以这个事情李世民也是爱莫能助。
一番安静以后,御史们又站出来说了大大小小十数条理由。
说完以后,朝臣看着一直都默不作声的罗彦,看看当事人是怎么说的。
罗彦一直没有出来反驳,支持他的人又不敢乱说,而且攻讦罗彦的拿出来的都是事实,虽然说有些被人有意误解,但没有得到罗彦真正意图的时候,这些人也不好站出来,害怕一不小心就和罗彦说的有出入。
而不爽罗彦的,还以为他无言以对,等着李世民做最后的裁决呢。
沉默了几个呼吸,见没有人继续出来找自己的毛病,罗彦站出来,缓缓从袖中掏出一份奏疏,稽首拜道:“微臣无言可说,唯有自辩之书一份,烦请陛下过目。”
内侍走下来将罗彦的奏疏拿上去,李世民急切地接过罗彦的奏疏,想看看到底说了什么。这会儿李世民也担心,想来很懒散的罗彦,不会真的认怂,直接撂挑子不干了吧。
翻开奏疏,李世民逐字逐句开始认真读起来,而台下众臣,也只能静静等待着。这会儿,对罗彦不爽的,一脸微笑看着罗彦。和罗彦关系比较亲近的几个,这会儿则是抱着担忧的心情,紧紧盯着李世民的脸。
最后做主的,毕竟还是李世民啊。
看完了罗彦的自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