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承乾的会面也仅仅是小半个时辰,拜别了这位太子爷,向还在长亭内的众人挥手示意以后,罗彦就踏上了通往蓝田县的路途。
官道一路坦途,车夫也心想着赶时间,就放快了速度,仅仅半天,罗彦就被送到了蓝田县城内。依照常例,罗彦在离开长安前向吏部通报,吏部有专门的人手会被派下来告知现任蓝田县令罗彦的情况。既然到了蓝田,罗彦也不能在这大下午的才跑过去跟人家交接职司。
所以在一家客栈住下来以后,罗彦给当前的县令写了一封拜帖,让阿全送往县衙,言明自己明天一早会去县衙交接。
这倒不是罗彦摆架子,再怎么说,也得让人家有个准备。临来前陆德明还专门告知过罗彦之间事情。这可以说是官场的一种礼节,留出充裕的时间,让前任准备准备,或者还有什么没有理清的事情做最后的弥补之类。个中关节,都是心照不宣。
罗彦也不想一上来就咄咄逼人,这样到最后就闹得没朋友了。
待阿全回来,禀告罗彦人家已经知晓,并且表示明天在县衙恭候的时候,罗彦这才安心开始休息。车马劳顿,别看就是坐在马车里走了这么点路,但是一点也不比读书几个时辰轻松。
次日天刚亮,罗彦就被阿全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打开门,只见阿全带着从外边买来的吃食,站在门口傻乐。
看着这个仅仅比自己小四岁的少年,罗彦哭笑不得的说:“阿全,如今又不用上早朝,你起来这么早干什么。”
“主人你这就不懂了吧,如今你也是一县之长,这交接职司的时候,不应该好好打扮一番么。要我说,这个时候都已经晚了,我忘了官服还没有拿出来熨烫过,要是有什么褶皱,那就太丢主人的脸了。”阿全一脸理所当然。
毕竟以前罗彦在京中不论是本官还是兼职,职司都是那种很是清闲没有实权的。如今虽然官是小了,但是实权大了,这点学问,阿全可是被李世民赏赐下来的奴仆,自然还是门清的。
“行了行了,官服就搭在架子上,等你想起来,早就晚了。我看过了,没你担心的褶皱。行了,既然醒了,给我打盆水来,我先洗把脸,这会儿还懵着呢。”拍拍阿全的肩膀,罗彦没好气地说。
把手中的吃食放在桌上,阿全端起木盆就下去打水。而罗彦就坐在凳子上发呆。
关于接下来的路,罗彦在经历了陆德明的教导以后,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毕竟自己对于蓝田县的印象仅仅存在于吏部给的几分简单的资料里头,这个分属上县的在长安一代,也算是出了名的。人口大县,耕地不少,但是府库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