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罗彦以为,来到蓝田以后。这第一把火要烧到自己这些属下,或者是县中的豪强身上。但是听完小厮的话以后,看来最终还是要对这些学生出手了。
心思千回百转的时候,罗彦把目光一直盯在陈玉如身上。作为县丞,他肯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要是陈玉如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罗彦可就要自己查下去了。
在罗彦的注视下,陈玉如有些难堪地说道:“回禀郎君,其实,县学的训导管的松一点,这段时间课业也不太繁重,因此这些人才会出来。”
如果非要说,这陈玉如的说法也算是一种理由。然而课业轻松,也不这个时间就能把学生放出来的啊。罗彦心中顿时有了说道,点点头,表示自己接受了这个说法。随后带着笑容对众人说道:“酒足饭饱,这些人平白扰了兴致,今日这酒宴,就算是结束吧。来日方长,诸位,咱们回去吧。”
也不疑有他,众人跟着罗彦走出了******。
回到县衙以后,罗彦被带到了自己的居所。阿全在这半天之内已经把一切事情布置妥当,这会儿正等着罗彦呢。
看到罗彦进门,阿全一脸开心地说道:“主人,这县衙造的不错,快赶上咱家了。”
没有理会阿全的开心,罗彦问道:“忙活了半天,吃过东西了么?”
不说还好,罗彦这么一说,阿全的肚子倒是响了起来。罗彦笑骂着:“钱财都在包袱里头,有什么花用的地方,自己去取就是了,何必这么难为自己。”
“这可不行!”阿全差点就跳起来:“这万万不行。主人的财物,我等要是擅动,那可是要命的罪过。”然后就是一阵诉说这件事情有多严重。阿全的这番动作,让罗彦苦笑不得,没办法,只能自己从包袱里头掏出一块差不多有三四两的银子,扔给他说:“以后有什么要买的,就用这些。什么时候不够,再跟我说。记住了,往后,不得私自接受这县中任何人的财务。哪怕一个鸡蛋都不行,记住了吗?”
刚开始罗彦还是在笑骂,但是后头这几句就是罗彦在警告了。
阿全说起来也是个老实孩子。还在幼年的时候,是一家四品官员的奴仆生的孩子。但是这家就因为贪污严重,最后被收拾了。往后一直没入官中调教,是不是会有点小聪明,但是大处还算老实。只是想到今天在******的遭遇,罗彦就有些警惕。
这蓝田县的水,绝对不浅,自己倒还好说,要是阿全被收买了,那自己就彻底成了孤家寡人了。
让阿全自去外边买点吃的。罗彦走出房门,让衙中差役把宋甄给叫来。
陈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