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大早,罗彦就带着陈玉如前往县学。
罗彦身着浅绿常服,腰间配着鱼袋,走在街上,也算是气质不凡的少年郎。而身后跟着的陈玉如则是穿着青色常服,和罗彦保持着一个恰好好处的距离。若是不论衣着,两人看起来就像哪家的富贵公子,大早上在这街上闲逛。
不过,这阶级分明的常服倒是出卖了两人的身份,加上陈玉如在蓝田县也是熟面孔,街上少有的行人,见了两人也是躬身行礼。
县学距离县衙不远,也就是一两刻的路程。不想太过兴师动众,罗彦就连马车都没有乘坐。纯当是观察县城的风土人情了。
两刻时间以后,罗彦终于在陈玉如的带领下到达县学。而这个时候,县学训导居然带着上百号的学生,等在县学门口。
见到这样的情形,罗彦有些皱眉。虽然这些人心中觉得这样迎接自己场面够大,心意够诚,但是也实在太流于形式。县学的学生这个时间本来应该去听夫子授课,结果大好的时光就浪费在等自己这一个人身上。
走到跟前,这训导带着学生躬身一礼,随后说道:“听闻父母官初上任就来我县学星教化之事,我等甚为惶恐。卑下县学训导钱寅,携县学诸夫子及学生恭迎罗县令。”
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身后不打笑脸人,这个时候还是要给人家面子的。
“钱训导多礼了。且先让学生们回去温习听讲,至于我等,劳烦钱训导安排了。”罗彦此次就是来看县学的情况的,这个事情钱寅自己也知道。所以吩咐学生们回去好好呆着,把罗彦请到了一间非常宽敞的屋子里头。
县学这点人,也就一位训导加上五位夫子。算上罗彦和陈玉如,也就这七个人。坐下以后,罗彦说道:“国家安定,正是需要大量人才治理地方的时候,官学本来就是为此而设。掌一地教化,乃是我的本分。而之前又是弘文馆谋职,越发觉得亲切。因此前来看看。”
别看罗彦这会儿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今天来就是挑刺的。陈玉如早就把罗彦昨天的一言一行都告诉了钱寅,再由钱寅告知学堂诸生和夫子。谁都心里明白今天罗彦来之不善。
钱寅也顺着罗彦的话说道:“武德初年开始大办官学,到如今蓝田县虽然未曾出过一个进士第。不过这数年来躬行教化,也算是教出不少有德的年轻人。可惜未有一个能回报皇恩,实乃我等罪过。”
“钱训导这话就过了。教书育人,乃我等职责。不过科考乃是优中选优,未有功名加身,也是大好男儿。方其德行,正其言辞,便是大功了。”
其实罗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