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罗彦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把头一天县学的行卷全都看完。中间除了解决个人的生理问题,就连吃饭,也是阿全将饭食带进来,等他吃完再带出去。
罗彦终于明白那时候自己上学,为什么答错题目有些老师会打人。现在自己成了阅卷老师的时候,那种明知道答案,却看着一个又一个错误出现的不爽,让罗彦都有些想骂人。
尤其是看到某个混蛋,居然把帖经中的圣人文章胡乱填写以后。罗彦痛下杀手,直接将此人的资格黜落。不知道就不知道,非要乱填,还写的乌七八糟。何况,后边那律诗和时务策基本就是在凑字数。不说文体如何,句子都都不通顺。
脸色阴晴不定之间,罗彦将所有的行卷看完,随后把一个个名字分了等次,这才叫来小吏,吩咐说:“将这份名单和这些行卷送往县学。告诉钱寅,这上边写什么,就往外边公布什么。要是有人闹事,让他们来县衙。”
看着小吏走出房间。罗彦终于松了口气,什么也不想,先去躺着休息一下。
县学的学生经历了昨天的考察,这一天都是在夫子们的监督下温习功课,也没有再继续讲授什么新的内容。
钱寅在等,等罗彦的答案。然而这一天快要过去,学生们都已经放回家去了,还不见有人来。正要关了门准备休息,探头往县学外边一看,突然就看到一个小吏正从街角转过来。
看情形果然是来这里的,钱寅也不急着关门,就这样等着。
路程不远,也就盏茶的时间,小吏就走到钱寅面前:“呦,钱训导,你怎么在这里啊,正要找你呢?”
小吏惊讶于钱寅的等候,而钱寅则是急切地想知道小吏的来意。
“嘿,别说了,就等你来呢。说吧,罗县令让你来有什么事情。”钱寅说的不是送行卷的问题。行卷就在小吏手里,厚厚一大摞呢,他看得见。钱寅想知道的是,这名单或者是罗彦有什么其他的吩咐没有。
小吏看到钱寅一脸急切,也是调侃:“钱训导也不清我进去喝杯茶么,还没进门呢,就想着撵人啊。”
“嗨,不是那个意思,实在是我都等一天了。快请进,有事咱们边走边说。”说着,钱寅将小吏让进县学,带到自己的住处。
放下行卷,小吏说道:“这次县令大人可是动真格的啊。今天一天没怎么出门,全都用来看着这些东西。这是县令让我交给你的,上面写什么,你就往外边公布什么。谁要是来闹,让他去县衙。这是原话。”
一口气说完,小吏将名单递给钱寅,自己却端起茶碗开始喝茶。
看到如此,钱寅也是心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