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些学生都被罗彦的厉声呵斥骂走以后,罗彦这才转过头,看向站在人群前头的几个豪绅。那异于常人的体态,还有明显要精致的衣服材料,甚至于一脸的傲气,再算上身后还有几个点头哈腰护着他们的仆役,很明显,这几个就是前来找事的乡绅了。
朝着这几个人点点头,罗彦说道:“你等既然找上门来,那就进来一叙吧。”说完也不理这些人,转身就向后衙走去。
不说罗彦要和这些人翻脸,就说自己这县令的身份,给这些家伙好脸,不就是丢自己的脸么。乡绅势力再大,在罗彦眼中,总是有办法整治他们。论起玩脑子,罗彦自觉不会连这些人都比不过。
听到罗彦的话以后,衙役们也空出了一条道,供这些豪绅们通过。有几个仆役还想着跟过去,被衙役们抽脸一顿打。
他们都是使役没错,但是身份可天差地别呢。这些仆役的主子或许多少还带点敬畏,毕竟也是本地的大人物。可是今天要让他们把这些仆役都放进县衙,明天他们就可以不用来了。什么时候,县衙能让奴仆随便进入了。
走进后衙,拉着一个路过的小吏,罗彦吩咐把陈玉如叫来。这件事情虽然不需要陈玉如说什么话,但是这些人前,还是要有个人作为见证。不然还要被人怀疑私底下又做了什么交易。陈玉如来的很快,罗彦只是刚到会客的地方,吩咐人去煮茶,他就进来了。
“郎君,不知叫卑下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陈玉如问道。
“嗯,今天来了几个豪绅,你也跟着来看看。不论什么事情,你看着就好,无需多言。还有,他们的名字,我不想问,想来你都认识。记住,然后给我写个单子上来。往后打交道,也不怕认错了人。”罗彦这个时候就有些杀气腾腾。
今天敢带着人在县衙门口这么闹,不收拾一下,都对不起自己这张脸。
那些豪绅走进县衙的时候,也是相互之间商量了几句。因此罗彦向陈玉如交代完事情以后,这些人才小心翼翼叩叩门,随后在罗彦的应允下这才走进来。
不过好在这几个人还算是不太蠢的,这会儿也知道这里是县衙,不是他们那一亩三分地。所以也收起以往作威作福的那一套,恭敬地站着。就等罗彦说句话,才敢坐下来。毕竟自己等人也不是很了解罗彦,这刚开始相互给面子嘛。
正好仆役把茶水送进来,罗彦就让这几人先坐下,等茶水都倒好,仆役离开一口,罗彦这才进入正题。既然人家闹到了自己家门口,罗彦也不能把姿态放的太低。“几位前来,所为何事啊?”就这样微笑着,罗彦也没有让人觉得疏离,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