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蓝田县的这番动作很快传遍了整个京畿地区。
官吏们自然对蓝田的动作抱着看好戏的态度。这事儿绝对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不论搞好搞坏,最后估计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因此作壁上观自然是最好的办法了。
可是京畿地区的百姓可不这么想。这么好的事情,就该所有州县都有的啊,怎的现在只有蓝田享受着这等好处。那不行,咱们也闹吧。
于是乎原本还抱着膀子准备看热闹的其他县令,这会儿全都傻眼了。丫的,谁有那本事,能跟着罗彦胡闹。不提这后果如何,就算是胆子肥了,想跟着凑热闹,那也没有门路啊。蓝田县敢这么做,朝堂可是从府库调拨了不少的好处。
想自己这等小县,上不沾天,想靠着府库那点钱粮,压根搞不起来。
但是这平民百姓又逼得紧,三天两头到县衙里头闹。凭什么人家蓝田的就能田贷,我们就不能,难道我们不是这大唐的百姓?一时间整个京畿地区彻底闹翻了。
没有这个胆魄和本事学罗彦,那这些人就把一腔的怨念全都撒在罗彦身上。你不是能行么,好,那我们就让你不行。
雪花一般的奏疏就这样飞进长安城中。个个都是说他罗彦只顾着自己出风头,不顾同僚的死活。这也仅仅是酸几句。有些人更狠,借着自己也想搞田贷的名头,拼命给户部施加压力。更有甚者,直接开始人身攻击罗彦。
有的说什么以一介书生,行贩夫走卒的勾当,有失仁义。有的说,他这简直就是与民争利,严重违反了武德七年李渊定下的徭役制度。也有的更狠,把罗彦的这些事情和贪图私利结合在一起,意图在任上多捞几笔。
这还仅仅是地方,事儿传到朝堂,才是真正的掀起波澜。
虽然李世民上位之初,扶持了大量寒门出身的高官。但是朝堂之上,还有很大一部分各个利益集团的代言人。
罗彦在蓝田的那一套,明眼人都知道对于豪绅势力的冲击有多厉害。没有大量的土地做支撑,世家的实力就会大大减弱。这可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又是一个朝会。李世民刚刚把龙床给坐热,这些人就跳出来开始攻讦罗彦。
“陛下,武德七年之租庸调法,严令食官禄之人不得与民争利。田贷之法,贷出十千,赎回十一千。罗彦如今所为,以田贷之名,行争利之食,其罪当流放千里。”御史台的人这会儿当先发难。
原本以为罗彦被调出京城,好歹可以安稳一阵子,谁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啊,就这么瞎搞。个中有些不站在任何利益方的,就是看不过罗彦在田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