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酒席在一阵沉默中继续了不久,罗彦就憋着一肚子气带人离开了酒楼。在酒楼掌柜一脸奉承的笑容里,罗彦回头望了一眼方才那些豪绅们聚会的雅间,心里暗暗说道:“丫的,都给我等着。”
原本还很不错的心情,平白被这些人给糟蹋了。还想着带着一帮子属下不醉不归,这会儿都冷场了,还怎么醉。
这些人这么张狂,既然都说这府库就是自家的金库了,那么也是该把他们的金库变成蓝田的府库。现在蓝田县粮食不少,但是银钱还真的是有些不足了。
转身对着那些一脸踌躇的属下,罗彦说道:“记住今天听到的这些话。什么时候,我等成了这些奸猾之辈的棋子了。以前你等与他们如何我不管,这三个月,统统给我断绝了来往。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是不知道我罗某人的厉害了。”
这番话倒是让很多人汗颜。平日里他们和这些乡绅的龌龊,原来这位心里都清楚啊。不过,今天这些家伙也实在太张狂了。既然这位要求往后暂时断绝来往,那稍后提醒一下,也算是尽心了。
夕阳下,罗彦的影子越发高大,不过离这些还在沉思的官吏们却是越来越远。当夜,也不知道有几处宅邸的门户打开,有下人悄悄走向县中豪绅们的家中送信。
不过这些事情,罗彦压根就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会仅仅笑笑,然后不多说话。
次日一大早,揉着眼睛,罗彦叫来主簿刘宗申,递给他一份文书。
看着刘一脸的疑惑,罗彦说道:“兴修水利的事情,你先放放,让陈玉如一个人去管就是了。反正这些天你也已经让事情走上了正轨,到时候功劳少不了你的。现在有一件关乎蓝田百姓的大事要你去做,务必让整个蓝田的百姓都知道。”
见得罗彦承诺自己可以捞两份功劳,刘宗申也是异常兴奋。督促着兴修水利是个苦差事,要是这件轻松一些,那就更好了。
打开文书,罗彦那特殊的字迹连成数句话,很清楚地告诉他,这事儿还真不算一件苦差事——放粮。
不是说放粮就是免费把粮食送给百姓了。
自打管子的轻重论以后,就出现了平仓法。丰年贵收,荒年贱卖,以此来调整粮食的价格。李世民下了诏书允许放粮也有好些天了,不过罗彦一直没有什么大动作,而且这些天县中不是修水利就是建草棚,大家也把这事给忘了。
看到刘宗申一脸的喜色,罗彦说道:“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放粮的事情你去处理,但是价格由我随时来定,什么时间放粮,什么时间停止,也听我的。你和宋甄,维持好秩序就行。记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