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纵然是罗彦将售出的粮食提高了一倍,这点粮食在蓝田县中其实还是翻不起任何浪花。
作为一个上县,蓝田人口高达六千户。便是按照每户六个人计算,整个蓝田县每天需要的粮食最少都是五百四十石。这已经是要让成年男子的食量降到喝粥的程度。
一百石,实在是太少了。何况,在罗彦的可以纵容下,这些粮食九成都流到了那些豪绅的粮店里。
看着刘宗申和宋甄一脸喜色走出去,罗彦不禁叹了口气。惩治这些豪绅,其实并不是罗彦为了出心头那口恶气那么简单。熟悉历史的他知道,这灾难,不是只有今年。平仓法的基础要求是粮食足够。一味放粮,县中亏损太大,到了真正的灾年,连赈灾的本事都没有了。
趁着如今事情刚刚开始,就把这些人的元气大伤了,往后也好控制一些。
可惜,自己和这些人斗法,到头来还是会苦了老百姓。想到这里,罗彦暗自决定,把暗斗的进程加快一点。
次日,虽然有很多百姓早早就做好准备等在放粮的地方。
可是让人愤怒的是,昨天那些大肆买粮的人又扎堆等在那里。将百石粮食送来以后,也就比昨天多花了半个时辰,居然又被抢了个空。可是真正到需要的人手里的,不过是九牛一毛。好嘛,昨天五十石,扔到水里。今天一百石,照样。
百姓们越发的愤怒。
不过这才第二天,人的忍耐力还没有被逼到最后,最多就是怨声载道,却没有实质性的动作。而且,县衙中也适时放出消息,明天放粮两百石,不过继续涨价一文。
涨价也就罢了,总算是比今天多了一百石,想必明天可以抢到一些吧,很多人就这样自我安慰着,停下了埋怨回到家中。
县衙中,罗彦盯着簿册向刘宗申问道:“今天,城中的米铺里去的人很多吧?”这里头的猫腻,也就是刘宗申这种在蓝田混迹几十年的老官场能看的一清二楚,罗彦也只想知道一个明确的答案,所以这个时候就不能问其他人了。
“郎君何必多问呢。其实连续两天,早早把粮食抢去的,不都是他们么。”刘宗申压根就不想说的云山雾罩。反正这事罗彦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只不过是找自己来确认一番,何必不讨好地说谎。
得到如此明确的答案,罗彦低着头,手指在桌上轻轻叩着。思索了不小的时辰,这才抬头,盯着刘宗申说道:“后天开始,每天放粮四百石。头一天城中粮店是什么价格,次日就降价十文,将我等的粮食放出去。不过,限制每人一次买五斗。明白了吗?”
虽然话语有意思征询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