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宗申是本地的老人了,这些年也着实为蓝田做了些事情。遇上这中群情激奋的场面,只身走进人群中,面不改色心不跳,温和地劝说着一些认识的人赶紧回去。
刘宗申这一手,也确实起到了不少的作用。很多熟悉他的人,听了这劝告,当下就准备收拾东西赶紧走人。见状刘宗申也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倒不是怕罗彦吃亏。
罗彦是个什么德行,这几天也算是看出来了。如果传言不虚,就算是百姓闹事,这主儿要发了飙,可不是什么好事。再怎么说,安顿住了闹事百姓,不仅在罗彦面前能表现自己的作用,也能让自己这些乡邻少吃亏。
感觉劝慰的差不多了,刘宗申抹抹额头上的汗,准备就此回去。
谁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不要相信他的话,刚才我还看见他派人出去叫人了。”
“对啊,分明是想着秋后算账。”
不用听别的了,就这两句,就足够置刘宗申于死地。没啥说的,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听说了这件事情,第一反应不是思考,而是先把刘宗申围起来。
就算是这样,刘宗申还是没有慌张,而是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宋甄。见宋甄朝自己点点头,这才把视线回归到面前的人身上。也不用权势压人,刘宗申说道:“既然拿诸位连我的话都不相信,那么,不妨就像方才某位说的,到县衙门口闹一番好了。我也不逃,你等就以我为质,怎么样?”
不能不说刘宗申老道。这个时候拿架子吓人都是烂招,态度放低,先保全自己,这才是上策。
见这位一副冷静的样子,周围的人反而是不敢有什么异动。不过,这会儿有人刻意挑事,不伤害刘宗申是一回事,去不去县衙又是另一回事。很快,数百百姓就被人带着走向县衙。
此时已经临近午时,大街上人越来越多。见到一大群人朝着县衙方向走,周围又一传十十传百,不论是看热闹还是想去闹事,或者纯粹就是被裹挟,总之,到了县衙门口,这人数就已经快要上千了。
乖乖,县衙那条街在一瞬间就成了死胡同。人实在太多了。
不过,人群走到县衙门前五十步的时候,就被一个身影给拦住了。没错,就一个身影,就将这近千人悉数拦在县衙前方不得寸进。
眼前这人,肤色略白,面上无须,体格也算不得健壮。配上一身绿色常服,腰间挂着鱼袋,赫然一副书生气十足的样子。可是手上把玩的,却是一把亮锃锃的横刀。大上午的太阳,强烈的光线被刀身反射出去,似是要亮瞎众人的眼睛。
原本还喊声震天的人群,这会儿就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