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是故作姿态,还是真心诚意,陈玉如和宋甄两人也顾不得整理自己的衣冠,也学着罗彦的样子,躬身给流民们行礼。权当是自己赔罪了。
两人干的事情,虽然罗彦没有明说,但是看刚才的情况,他肯定是知道的。这会儿在这里骂自己自己,说明在罗彦心里,这件事情算是揭过了。不过接下来两人要是还处理不好事情,那么板子肯定要落在自己身上。
罗彦既然开口说了,那么自己两人也不用回去了。让差役回去取行囊,自己两人跟在罗彦身后,仔细观察他的做法。
每个人有处理事情的一套,罗彦新官上任,之前的观察根本没有什么参考的价值。因为罗彦实在是太善变了。前一刻还是笑脸,下一刻就可能提刀砍人。经历过豪绅和放粮两件事情,蓝田的官吏一致认定,凡事听罗彦的就行了,千万别乱来。
城外的情形,当务之急是修建更多的草棚,先把这些人给安顿下来。就算是要让他们停留三天,可是也得睡觉不是。
不过在做事之前,先得让人吃饱肚子。嘱咐了伙夫去准备,罗彦带着陈宋两人走到简易搭建的灶台前边,说道:“蓝田不同前边那些州县,这放粮的根本目的,就是不让一个流民走进长安。你等那点清汤寡水,人家连命都保不住,能不走么?”
“何况,朝廷规定的赈灾的粥,下米必须要超过一筷子深。你看看你等做的什么,淘米水还差不多,哪里是粥啊。”
罗彦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这么一骂,让两人瞬间羞愧到无地自容。
缓了口气,见伙夫已经把粮食带来,不过很明显也就比之前多了那么一点。罗彦招招手,叫来一个差役,说道:“告诉仓曹,城外放粮,今后每顿多出两番的米。不要怕粮仓腾空了,陛下之前给的那么多钱粮,不是放着下崽的。现在,去,多运来五倍的粮食,今天,让他们吃顿饱饭。”
差役有些惊疑不定,罗彦说的这话实在是有些太惊世骇俗了。饥荒年的流民,居然还要给吃顿饱饭,这也太离谱了。
看着差役不懂,罗彦怒道:“怎的,我的话也不听了。晌午过后要出力气活,他们吃不饱,要你来担大梁么?”
这话可是让差役一缩头。能省点力气,干嘛要出头。反正粮食也是这些大人物们管的,自己操心那么多干什么。所以也不敢说什么,立刻转身前往粮仓。
倒是陈玉如有些担心地说道:“郎君,这县中百姓,到现在还没有吃上一顿干饭呢。如今让这些流民……”
陈玉如话还没说完,罗彦就有些恨其不争的说道:“你啊,就是格局太小。只知道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