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将城外的流民安置下来,三天的时间罗彦一直住在城外。便是县中必须要处理的事务,也让差役送来处理。
这般与民同甘共苦,让罗彦获得了不少流民的认可。加上这几天伙食有所改善,而且在罗彦的整顿下,安置处的环境与其他地方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样强烈的反差之下,流民们哪里还会继续往前走。巴不得一直就呆在蓝田不走了。
见流民们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信任,也不再提往长安走的话题,顿时罗彦也放下心来。将陈玉如和宋甄两人遣回县城处理公事,自己则留下来陪着这些百姓。
不是罗彦不想离开,但是做戏也要做全套。这些天流民逐渐对罗彦产生了新人,所以才能像眼前这么秩序井然地安顿下来。即便是罗彦三天两头找一些事情让他们做,可是没有人会抱怨什么。流民的眼睛可是一直盯着自己,如果自己走了,留下其他两人,怕是回到县衙屁股都还坐不热,就得原路返回。
这百姓对于特定官员的信任和依赖,绝对是一把双刃剑。一旦用不好,就会产生大问题。
转眼间又是快十天过去了,罗彦闲暇无事,还找人或者自己亲自上阵,给那些垂髫儿童授授课。有时候也跟着来自不同地方的流民聊天,了解其他州县的情况。虽然生活条件比较苦,不过深入了解了百姓心中所想,也涨了不少见识。
就在罗彦以为这种日子一直要持续到秋收开始的时候,长安城中突然来了使者。
来人乃是李世民身边的侍卫,似乎是李世民急切地想要见到罗彦,门下省写的诏书接到手里,几乎都能感觉到墨迹还有些湿。确认过诏书的可靠性,回到县衙匆匆沐浴更衣,牵出一匹快马,罗彦就踏上返京的路途。
不便让李世民久等,因此罗彦出发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接近午时。想来,一路快马,怎么的也能赶到李世民午间歇息过后到达了。
六月的太阳,正是火热的时候。便是马儿跑的欢实,脸颊上有丝丝微风吹过,罗彦也觉得有点晒。官道上行人稀少,往前一看,视线所及之处,也不过是十来个行人。当然了,这还是要算是远处的小黑点。
被太阳晒得有些心烦气躁,罗彦也顾不上欣赏沿路青翠的风景。只是一个劲的打马,扬起一路烟尘。
这般走法大约走了两刻,前边有个大弯子要绕,正好看到还有一个身影刚刚转过去。事先遮挡着,罗彦也怕快马收拾不住,撞了行人,因此大老远就放慢了马匹的速度,只等着过了这个弯,视线开阔了,再继续打马。
马跑的慢了,罗彦也能把周围的景色看个清楚。这黄土道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