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内侍通报李世民前来,早就有宫女推开门,行礼以后,恭迎李世民进去。
长孙无垢见得李世民进来,正要挣扎着起来。但是这番动作换来的却只有无力地躺下,然后急喘。李世民一个跨步走上前去,扶着长孙无垢,对着孙思邈喊道:“真人,求你了,快过来看看。”
孙思邈走上前去,先是让李世民轻抚长孙无垢的后背。待长孙无垢气息平稳,这才向宫女要来半盏水,拿出一粒药丸,示意李世民和水送服。
待一切处理妥当,让长孙无垢平躺。孙思邈将双指扣向长孙无垢的手腕,闭上眼睛听着脉象。而周围的众人见孙思邈如此,便是连呼吸也不敢急促,候着这位能好好的诊断。
沉思良久,孙思邈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随后走到李世民跟前,示意走到外边说话。孙思邈这动作可是把李世民给吓坏了,往外走的时候,不舍地看着长孙无垢,脸上满是悲色。似乎这出门的刹那,长孙无垢就要离他而去一般。
捻着胡须,笑看着李世民这般小女儿姿态,孙思邈说道:“放心,还没有到你想的那一步。”听到这番保证,李世民这才脸色好看起来,转头跟着孙思邈走了出去。
门外,看着天空,孙思邈说道:“气疾乃是痼疾。以肺、脾、肾三脏俱虚为本证。这些想必陛下早就听那些御医们说过,详细的我就不再多说了。如今观皇后的症状,多是热哮,多以清宣法通之,稍后老道就将药方写下。”
听孙思邈说的如此明白,李世民面露喜色,以为这回就能彻底祛除长孙无垢的顽疾了。正要拜谢,却听见孙思邈继续说道:“不过这般疾病,只能静养,不可能去根。陛下还须做好准备。老道我的本事,也不过是让皇后能比如今好上许多。”
虽然那一盆子冷水泼的李世民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孙思邈已经比那些御医们做的更好了。想到这里,李世民还是很恭敬地对着孙思邈一拜,说道:“这样已经很好了。劳烦老神仙了。”
孙思邈笑了笑,说道:“未曾去根,哪来的劳烦。皇后的痼疾我会留意,有什么良方,会随时让人传给陛下。这会儿,就先去开了方煎药吧。”
说完走进殿中,提笔开方。
见李世民此刻站立在门外,罗彦走上前去,说道:“陛下,微臣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还以为罗彦是要安慰自己,李世民寡淡地说道:“不用担心我。观音婢的事情,不会耽误到朝政的。”
摇摇头,罗彦说道:“臣说的不是这个事。陛下的言行,自然有谏官和舍人们管着,没我什么事情。臣只是想问,皇后患有气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