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孙思邈看过,陆德明老夫子身体康健,罗彦心中也放松了很多。
闲暇之时,罗彦遥想起还在庐州的冯常一家。原本打算秋收以后,自己得空派人前去将其一家请来。谁想到中途又让李世民整出这么一茬。想起系统从前给过的任务算算时间也快到了。这福荫三代的任务,基本上随着冯常封爵算是完成了。
但是还有定居长安一项,时间已然非常紧迫,等不到自己从幽州回来以后再做处理了。因此罗彦手书一封,立刻派人送往庐州。至于来长安以后的事情,罗彦已经吩咐好管家,自己的府邸暂时让冯常一家住着。等自己回来,冯常一家对京中也熟悉了,到时候再另行购置宅邸。
短短的十天转眼间就到了。期间罗彦也不过就是陪着孙思邈反复出入宫廷,若有余暇,便陪着陆德明谈谈学问聊聊政事。
时间已到,罗彦也不得不向陆德明辞行。
蓝田的诸多事务,罗彦还是推荐了陈玉如。本来这个位置,刘宗申是更加合适的。奈何他是蓝田本地人,能够做到一县主簿,已经是很不寻常了。要想再往上走,还需要去别的地方。不过罗彦也在自己的述职文书上大写特写刘宗申和宋甄的功劳,想必到了秋后考察的时候,会有惊喜。
罗彦是随着李世民派出去的宣慰使一行前往幽州的。贴身的随从也只带了阿全一人。
虽说司马掌管着州中军务,但是说白了还是个文官。总不能像那些武将一样,带着几个亲兵,大摇大摆进了幽州。原本李世民的意思就是盯着王君廓,如果罗彦真要这样做了,恐怕到时候能把其给逼反。
至于这宣慰使,却是以马上秋收,恐突厥前来劫掠而去安定军心的。这样一来,顺手带了一个罗彦过去,反而显得罗彦无足轻重。那罗彦到了以后,最大程度上消除了王君廓的戒备和惊惧。
得到李玄道的密报,李世民如今所求,也不过是王君廓不要图谋太大。幽州一地太过重要,对辽东和突厥都有着极大的震慑力。要是王君廓在幽州闹出什么乱子,加上梁师都这些人,那北地可就成了一团糟了。
一行人马这天早上天刚亮就离开了长安。
不过押运的东西有些多,因此走了半晌,居然也才到新丰镇外。
毒辣的太阳高挂在头顶,眼前的景物似乎都被晒成了青烟,不停地乱舞着。一路行来,未曾得见一丝凉风,到了这时,众人又是热又是饿,便是连步伐都有些拖沓。
宣慰使正是王君廓的老熟人,如今已然是中书舍人的崔敦礼。当然了,这位和罗彦有过一面之缘的宣慰使,此时也是拿着绢帕不停擦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