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强硬的应对,让坐中好些人沉默不语。大家其实都明白,这是他在宣告自己的处事态度。
作为主人的王君廓,此时借着罗彦给的台阶,让宴会继续着。不过显然再美妙的歌舞和管乐,也无法让宴会回到之前那么热闹了。
待桌上的菜肴吃个差不多,王君廓只能无奈地宣布散宴。
接下来就是崔敦礼一行人好生休息一天,便要在王君廓的带领下,前往幽州地区各个折冲府进行宣慰。
所谓的宣慰,不过就是带了些钱粮,到了各个折冲府的时候,让士卒们吃顿好的,发俩钱,以示皇恩浩荡。
虽然罗彦对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嗤之以鼻。不过谁让府兵们还真的就吃这套,因此罗彦便是再不屑,也只能放在心上,而不会堂而皇之说出来。
这事儿一旦宣之于口,那可是把天下数百折冲府的儿郎们都得罪了。既然管用,那便是最好的,罗彦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酒席罢了,罗彦按理说也是该回去休息的。不过拜别了王君廓,罗彦跨步追上走在前头的李玄道,毫无顾忌地说道:“好久不见,不若我去长史府上叙叙旧?”
如果深谙官场之道的人来看,罗彦这般作为简直幼稚死了。这不明显是要让人知道,他和李玄道之间是熟人,而且这是要去商量事情。
可是罗彦也有自己的苦衷。
在今天看来,王君廓是有些娇矜,可是还没有李玄道对李世民讲的那般有异动的意思。因此,罗彦还是想好好问问李玄道这幽州都督府的事情。
事情关乎幽州稳定,虽然罗彦和李玄道是旧识,而且心里对王君廓也确实有些不爽。可是这会儿还没有到感情用事的时候。而且方才在宴会上,王君廓的作为也没有让罗彦产生恶感。
罗彦原本打算入夜以后去见李玄道的。但是仔细想想,自己做的再隐秘,也会被王君廓知道。对王君廓这种粗人,这样的行为无疑会让他内心惊惧。反倒是大白天去,能让他安心不少。
反观李玄道,此时见罗彦搭上来,脸色稍微有也难看。不过很快恢复平常,对罗彦说道:“进之,你这可是把我架在火上烤了。看来今天是被你坑苦了。”
听得李玄道这般说,罗彦哈哈笑着:“反正咱们迟早要有这天,不如一开始就这样,也省的以后有人说三道四。”说完还挤一下眼睛,颇有看李玄道笑话的意思。
正好王君廓也引着崔敦礼往大殿外走,见着罗彦和李玄道如此,脸色不由有些不好看。停下来问道:“罗司马这是要去李长史府上下榻么?”
罗彦此刻也不激王君廓,放开拉李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