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天罗彦就梳理好了自己的职司,这几天幽燕一地的情报不停地送到他的面前,让他前所未有地忙了起来。
想想北地数州的军务,加上对突厥和高句丽的探查,这是何其多的消息。虽然罗彦手底下还有好几个佐吏,但还是整天忙的晕头转向。好几次早上起来,阿全都一脸紧张地问道:“郎君,你是不是魔怔了。这几天晚上总是睡着睡着就喊什么营州的消息给我,云州的地图拿来。”
这般说得罗彦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看来自己真的是太过认真了。想想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没有这般吧。
这日早上罗彦在都督府应过卯,刚刚回到自己的地盘喝口水,准备继续埋头于那如山的奏报里头。突然就有都督府的侍卫过来,请罗彦赶快去商议大事。
自从渭水之盟以后,北方最多也就是小规模的袭扰。这种事情当地的折冲府就有充足的能力和权利去抵御。而这类的情况,也就是战后统计一下边民的损失,总结一下自己的伤亡和功劳,随后上报到都督府就行了。这样的小事情,这几天罗彦已经收到了好多份。
秋收的时节,这些突厥部落就喜欢跑过来占点便宜。有些部落仗着自己马匹的便利,经常性袭扰,抢粮也抢个好几袋就走,一般的折冲府军队还真是拿这些人没辙。
但是能把事情放到都督府商议的,就绝对不小。
吩咐手下的几个佐吏继续做手头的事情,罗彦跟着侍卫走到都督府正殿。此刻居然来了好几个折冲府的将领,王君廓正和李玄道陪着他们说话。见到罗彦进来,打声招呼,让罗彦座下,但是还没有开始正题。显然,还要等更多人过来。
大约等了半个时辰,陆续来了不少折冲府的将领。见该来的人都来了,王君廓清清嗓子,正殿中便瞬时安静下来。“突厥,内乱了。”此话一出,像瀛州、定州、平州等几个相对比较接近内陆的折冲府将领瞬间一脸惊异。
不过座中也有好几个人很是淡定。早就知道消息的代州,云州等地折冲府的将领,加上王君廓和李玄道,便是静静坐着。
不过除了他们,罗彦也算是一个。虽然不知道突厥内乱的确切时间,不过早在渭水河畔,罗彦就知道突厥迟早会有这么一出。
赵德言算是个什么人,不过就是中原一个二流文人罢了。在中原混不下去,这才投了突厥。这投靠过去也就罢了,偏生又把中原那套礼仪生搬硬套弄到突厥牙帐里去。这对实行部落制度的突厥,简直就是慢性毒药啊。
再加上内地的一些政治制度,放在中原,有成体系的文化背景,自然实行起来如他之前所见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