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好了一切,王君廓支使人告诉那买通的大夫,今天就可以告知差役们自己的病好了。
这事情简单到不能更简单,那大夫捧着手上又多出来的上百文钱,咧着嘴笑了不知道多久了。这段时间他给王君廓开的一直都是培元气养身体的补药,这药价本来就赚了不少。再者王君廓前头就给他塞了不少钱。
到现在,王君廓的手下简直就是他的财神爷。原本还有点可惜王君廓这就走了呢,谁想到这人简直就是个大好人,临走前还给自己给了这么多。
因此到了下午去给王君廓复诊的时候,就按照之前想好的一番说辞,完全让几个差役信以为真。
病好了,王君廓也以不能让三司久等的理由催促着上路。差役们自然是言听计从,当天下午就开始收拾东西。
次日一早。差役连同王君廓的两个属下就将其抬到马车上,晃悠悠地出了城。考虑到王君廓是‘大病初愈’,差役们不敢走的太快,因此半天时间,也不过就是走到王君廓预计的地点范围内。
此刻正是晌午,过往的行人已经很少了。等王君廓开口说要休息一下的时候,几个差役也是松了一口气。别看他们是押解的,其实王君廓才是大爷,一路上都是他们走着,王君廓坐车。这待遇不一样,走远了自然也累。
寻到路边的一处平坦地方,差役将马车拉了过去,随后在车辆的阴影里坐下,掏出干粮和水开始进餐。至于王君廓,随行的一个属下装作是去服侍他,而另外一个则是装作要小解的样子,混入路边的丛林中。
此人在丛林中寻了一段路,便看到了同样是来寻他们的斥候。王君廓安排的地点实在是有些笼统,因此他的亲卫们就不时放出哨探查看周围。正好就赶上差役们刚刚开始休息。
埋伏在路边的也就是几十人,此刻得知了王君廓的下落,有一部分就装扮做路人,怀中揣着短匕,相向而来。待到了王君廓的马车的地方,也是装作累了要歇着。
等靠近了马车,这些差役没有什么防备心,只不过例行公事喊了几句:“你等还是走远些歇着。要是冲撞了车中的大人物,你等可吃罪不起。”嘴上是这么喊着,但是闻到来人从腰间取下的葫芦中散发的香气,喉咙也有些耸动。
这几天在城中住着,吃喝一应都由王君廓买单。这几人仅仅是几天就潇洒惯了,走了几步路,闻到酒香,竟然开始馋了。
从城中出发的时候,这些人碍着公务,没有好意思置办这些。此刻实在有些忍不住,开始对着来人喊道:“我说,几位的酒水能不能卖给我等一些。”
此人的话正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