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罗彦带回幽州的是一具尸体。
不过,为了验明是王君廓本人,还是有人提议将首级割下来,然后用石灰保存了送到长安。对于这种异常残酷的提议,罗彦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李世民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结果,又不是大破敌酋。
再怎么说,王君廓也是曾经李世民的干将。
宽敞的木桌,一角叠放着一大堆的文书。另一头的笔架上悬挂着数支笔。笔架附近便是一方砚台,此刻砚池里那松烟墨尚有大半。罗彦不时将手中的秃笔蘸墨,抿下笔尖,随后快速地书写着。
没错。罗彦就是在写王君廓叛逃一事的始末。这件事情,也是时候给李世民一个交代了。从王君廓送出幽州城到王君廓自杀身亡的事情,没有一丝隐瞒地写了出来。便是自己如何处置的理由,这些都讲了个明白。洋洋洒洒数千言,花了罗彦整整一天的时间。
阿全已经不是一次前来看过罗彦了。他也深知罗彦的脾气,做事的时候是不想让人打扰的。今天前来拜访罗彦的人空前的多,阿全已经代罗彦拒绝了一大批的客人。如今他担心的是,从早上吃过一点麦羹,罗彦到现在熬了整整有五个时辰,要是再熬下去,怕是身体要吃不消。
好在,阿全天色渐暗进去送灯火的时候,罗彦搁下笔,伸了个懒腰。随后在一阵肚子的叫唤声里说道:“阿全,可有什么吃的,快送点过来。”
没错,那奏疏算是写完了。这也算了了罗彦的一大心事。想要不带任何情绪,就像一个看客一样把整个事件叙述一遍,可不是什么容易事情。
阿全很快就将早早准备好的饭食带来,草草吃过,罗彦也没有了继续读书的兴致。在院中走动了几步,感觉有些凉的时候,便回房歇息了。
罗彦能这么歇着,可是有些人可睡不着。李玄道便是其中之一。
缉捕王君廓的场景一遍又一遍在他脑子里浮现,罗彦的强势和决断,王君廓的狼狈和恨意,以及那些将领对他的态度。
很明显,大家都知道他要失势了。王君廓叛逃这件事情,和他牵扯实在太大了。而且,谁都知道当初他给了王君廓一封信,而王君廓在临死前又提了一句和书信有关的话。这里头能够发挥想象的空间太大了。
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被贬斥的情形。想文学馆十八学士,如今也就自己一个人在外边当官,而且混的越来越不如意。
想到这里李玄道忽然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和罗彦也交恶。不然的话,现在就罗彦为他说几句好话,都能把朝堂上对他的非议抵消掉一半。更不用说,罗彦要是能帮他遮掩一下,后果也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