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对于秦仁安的话,其实还是抱有几分怀疑的。
哪里有说自家人坏话的。秦仁安这般说法,要么是这州学士子真的有些骄狂,要么就是秦仁安自己和那些士子有过节。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到时候前往文会一看,不久什么事情都知道了么。
罗彦嘴上答应秦仁安,就是抱着这样的打算。若是真如他所说,那么自己出手将那些人教训一番,自无不可。但事实若是有出入,那么也可以以博士的身份勉励一番。反正罗彦需要的,只是这些州学学子在自己手里不要闹事。
真要是谈起尊敬之类的,那还不如自己好好炮制几篇文章效果好。训诂和官职拉上关系,就不要奢望太多。
通过秦仁安,罗彦了解到此次送行文会,是由传说中那三位可以包揽科考名额的士子发起。时间就在两天后。仗着显赫的家世和大笔资材,包下了城中最高的酒楼——香满楼。香满楼背后的东家据说背景了得,在金州经营了数年,无人知道究竟是谁。
说这香满楼,也并非浪得虚名。香从何来,便是那楼中独有的美酒。香满楼独家酿制一种名为人自醉的酒,原料乃是北地常见的数种花草和果子。从发酵到酿制好据传需要两年时间,对于那种几个月就产出的泛滥酒水,这人自醉算是精品了。
更为可贵的是,这酒闻起来有着独特的花果香气,偏生到了嘴里,醇香里头含着辛辣。饮用时唯有小口轻啜,才能品得其中味道。
光是这样也便罢了。也许是材料难得工序繁杂,这香满楼的酒日售十斤,从不过量。而且只提供在楼中饮用,不允许带到外头去。
也唯有罗彦这般从后世过来的人,才知道这不就是饥饿营销么。
也正是这般苛刻的条件,加上香满楼硬件设施的出色,甫一开张便是金州酒楼的头号招牌。每日里前来争夺这人自醉的酒客络绎不绝,偏生有人连续来了一个月,也不见得能够抢到。
这三个士子能够包下这香满楼,也是花了不少的钱财。加上家中势力的关系,这才能有这为期一天的文会。
当然了,文会这天,香满楼的十斤人自醉,也就归文会使用。而这发起文会的三人也懂得笼络人心,对外宣布这美酒会全部用在文会上。甚至放出豪言,文会当日,不论身份如何,但有才学者,以诗赋文章夺这飘香美酒。
这般的造势,加上金州刺史余世宗和州学诸多夫子都会到场,居然引得金州但凡是读了点书的,都往这州城涌来。
也算是罗彦幸运,若是再晚来一天,怕是连住处都找不到。
安心在这客栈住了两夜,第三日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