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的名字对于金州人是相当陌生,当那老夫子将罗彦的名字念出来以后,所有人近乎痴傻地相互询问这罗彦是何方神圣。
当然除了季农,这些人还不知道罗彦的身份,只以为是州中的乡野遗珠。
这第一的诗作,自然是需要被念出来的,不然怎么服众。那老夫子洋溢顿挫将正文念了一遍,念着念着,下边有人就开始嘟囔着是不是有黑幕。
“分明就是闺阁诗嘛,跟科举有什么关系。我看州学这些夫子是越来越不行了。就算是闺阁诗,这也不算事上佳么,凭什么把魁首给他。”
……
听着场下议论声不小,这夫子顿了顿,说道:“诗名《近试上长孙尚书》。”
一时间那些议论的人就像是被捏住了脖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七个字的诗名,信息量得有多大。一下字把闺阁诗变成了行卷诗,然后整个诗作的意思也变了。这也仅仅是从诗作本身来说的。
还有啊,这是给谁的,长孙尚书啊。,除了掌管吏部的长孙无忌,当朝还能有几个长孙尚书?这科考本来就归吏部管,别的不说,就凭这关系,能不中举?
乱说话的这些人想哭。自己到底是无意中嘴欠,得罪了什么样一个有来头的人物。
正在众人还在纳闷的时候,罗彦站起来,一脸笑容向座上的夫子们拱手说道:“见过诸位老先生,在下就是罗彦。”这就是来露个脸,便是更多详细的自我介绍也没有,而自谦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只字未提。
罗彦本来就不需要参与什么科举,而如今的官职更是在这些夫子之上。之所以行拱手礼,也是尊重这些老人家。可是就这样的动作,却是迎来了非议。
“不就是认识长孙尚书,兴许不过就是见了一面,居然这么轻狂。”
罗彦可不管这些,径自坐下来,静静等着那人自醉上来。
一两酒,也就够那三钱的杯子斟四下。看着季农喉咙也动了几下,罗彦便匀了两杯过去。
说真的这人自醉确实是好酒。倒在杯中,罗彦便嗅到了浓浓的花香,似乎还有梨的清甜。若是不含到口中,哪里会知道这是酒啊,说是那花露也没人会怀疑。
一杯吞进口中,香浓中带着凌冽,若是论起口感比之那滤过的清酒也不遑多让。唯一遗憾的就是酒中还带着一点浊质,想来是花果的残渣,余味却是稍显酸涩。
回想自己一起喝过的种种酒水,似乎这人自醉也确实能够排进前三去。罗彦不仅点点头,感叹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这个名字起的不错,味道也挺好,就是少了点。”这话说的季农直翻白眼。什么叫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