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对罗彦的吹捧正在高潮的时候,突然间发生了一件事,让人们不得不把注意力转过去。
腊月十六,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年前的各项扫尾工作逼着长安各部的官员,不得不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扑在公务上。想想大朝会的时候,不仅各地长官要进京述职,而且各部也需要把上一年所有的事务做一个总结,同时还得将来年的计划也一并呈上。
真的就是这几天要不努力,大过年的还要吃挂落,着实有些难受。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官员们自然是不能懈怠了。
天色见亮,守着城门的士卒们在亮过辰牌的时候,便下去打开城门。随着沉重的大门吱呀呀地叫唤着,阳光从城门逐渐大开的缝隙中挤进来,照亮了还有些昏暗的门洞。早早守在城外的百姓们总算是等到了,挨了这么久的冻,为的就是将家中存着的一些山货进城卖掉,同时再换上几尺粗布,给婆娘孩子好生做件衣裳。
就在人们拥挤着要进去的时候,突然远处若有若无传来:“加急,回避。”的声音。
不用想,这种声音在长安城中很是常见,无非就是各地传来的加急文书。似这等快马,百姓见了也只能回避。要是闪避不及,即便是踩踏致死,也只能自认倒霉。因此原本还本事拥挤的人群,此刻忽然变得有秩序起来,远远的在快马还有数十米远的地方,便让开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直到那快马带着一阵寒风吹过的时候,城门前才有重新回到了方才的拥挤。不过此时却是多了不少的议论声。
“这般快马,看那驿卒喊声都有些嘶哑,好像是六百里加急啊。”长安不愧是天子脚下,随随便便一个种地的百姓,居然都能通过马速和驿卒的状态判断出文书的紧急状态。
“这都年关将近了,各地的长官不都要进京述职了么,怎么还有六百里加急?难道突厥那些蛮夷又要南侵了?”
“不可能吧,想那颉利小儿不是说前段时间被内乱搞的狼狈不堪,不好好整顿内务,怎么的还有心思来犯边。”
“可是除了北地的消息,其他方向的快马也不从咱们这个门走啊。”
“也是,这些蛮子生**闹腾,我看啊,他们是乱的不够。要是把颉利那厮给闹没了,才是正好。”
百姓们万万也没想到,他们这番揣测,虽然没有全对,但是也对了一半。快马送来的文书确实是和突厥有关,不过不是颉利那个东边的作死货,而是西方突厥的统叶护可汗。相比颉利统属的突厥,统叶护可汗手下的西方突厥一方面和大唐接壤比较少,第二因为地域劣势实力不算很强,因此对于大唐的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