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一事在统叶护可汗的使团尚未到达的时候,朝中仅知的诸人都严守秘密。倒不是说这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相反诸夷狄主动请求和亲,完全是对大唐势力的认可和尊崇。但正因为兹体事大,还是尽可能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到时候以堂皇之势,更加能折服前来的使者。
鲜为人知,自然兴不起什么波澜。百姓们还是照常在坊间谈论天南地北。而在金州,罗彦此刻却在阿全的帮助下整理返京的东西。
不同正常的衙署,州学是先于其他衙门休假的。官员们累死累活,那是他们拿着朝廷的银钱。而学生们学习与否都要靠自觉,总不能让他们和官员们一样整个正月就放十五天吧,那也太少了。有些士子可是离着家乡好远,若非长假基本上都不回家的。
以是州学在腊月十五便放诸生回家,而夫子们也是各个相继返乡。当罗彦到刺史府汇报州学的一切时,那份悠闲便是连余世宗都万分羡慕。金州离长安比较近,因此还不能借着回长安参加大朝会的名义提前走人。余世宗手下罗彦的文书以后,也是有些羡慕地说道:“罗博士这些天可是悠闲了,我等却是有好些苦日子要过。”
想想这些天和长史两人带着六曹夜以继日汇总本年的事务,余世宗心里就有些发苦。而且自己汇总了还不算,到时候见了李世民之后,一一详细诉说一遍,唯有李世民点头认可,才能算是自己过关了。这中间的揪心,岂是其他人能够理解的。
反正今年科考的时候州学出了中第的士子,已经很能给州中百姓和府衙一个交代了。加上罗彦这几个月连番讲学,他在金州的声望空前高涨,以至于就算是他这个刺史,想要挑点毛病都做不到。这会儿又早早回长安,虽然余世宗明明知道罗彦是孤身一人,此刻也有些嫉妒。
听得余世宗如此说,略带得意地罗彦调侃他:“正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难道刺史还想拿着俸禄不干事不成。再说了,想那百姓背地里说我等,都称之为穷教书的。背地里议论你,却要喊一声老爷。个中区别,明明是我等有些心酸,怎的要刺史叫苦。”
叫苦不成,反被罗彦一阵调笑,余世宗有些气笑不得,指着罗彦佯怒:“我说士林之中为何到了如今还有人说你的坏话,原来是你这张嘴啊。便是那不想骂你的,听了你这么一说,也会多几句嘴。”
却是自打诸多的大儒为罗彦说话以后,虽然对于罗彦的攻讦少了很多,可是依旧有些人会隔三差五给罗彦挑挑毛病。而此时事情已经有了定论,那些大儒也不会因此为罗彦再次站出来说什么。所以士林的好些好事之人,也将谁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