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林苑如今已经安置了上万兵马。
短短一年时间,从当初的三千人发展到上万,李世民拼命省下宫中用度,将银钱都花在这些兵马上。每隔一段时间,李世民便会自己亲自前去教授这些士卒骑射。为的,不就是罗彦所说的这些话么?
将罗彦的奏疏递给长孙皇后,李世民有些激动又有些哀伤地说:“最后那点,你也看看。”待长孙皇后接过去仔细阅览的时候,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自言自语着:“这次虽然你骂了我,但是骂的对。虽然此次和亲还是要继续,但是想来再过几年,我必然会像你说的那样,做到这一切。”
说着说着,攥紧了拳头。
长孙皇后这边,一向秉承后宫不得干政的原则。即便是李世民应允,也仅仅是将那最后几句话读完。跟随李世民这么多年,自己枕边人的心思长孙无垢哪里不懂,此时看完罗彦的话,心里也颇有感触。“没想到,罗彦当初是最先反对对突厥出兵的,但是如今却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臣妾还是想看他了。”
苦笑着转身,李世民看着长孙无垢:“不仅是你,便是连我都小看他了。原本还想着他要是说的没有道理,定要好好收拾他一番。没想到我看着自己被骂了扬扬数千言,却因为数十个字便连生气都做不到。”说到这里,李世民自己都被都笑了。长孙皇后那边也是含笑对着李世民说道:“君明臣贤,所以这才是盛世之兆啊。”
面对自己最心爱的人如此夸奖,李世民也有些得色。不过很快就平复了心情,对着长孙无垢讲道:“罗彦这些话,确实说的在理。只是如今和亲已经是朝堂既定的事实,我要是朝令夕改,有失人君之道。何况此次和亲也不是完全像他所说,于大唐没有半点好处。”
“这些事情陛下与朝中重臣商议便是了。”长孙皇后并不会因此擅自给李世民出主意,因此暗示着。
李世民哪能不知道长孙无垢的心思,笑着说一声:“你啊。罗彦刚在金州上任不过数月,职司调动太过频繁也不好。既然如此,年节将近,那便赏赐他钱百贯,绢五匹,另赐弘文馆所藏珍本复刻百本。”这话却是对身边的中书舍人说的。这年头能够有胆魄逆流而上的不多,罗彦就凭一句话,已经值得李世民给他赏赐了。
说完喃喃自语:“要不是他性子还是有些跳脱,我是真想将他叫到身边来。”
还好这句话是低声说的,便是连长孙无垢都没有听到,不然会在长安掀起多大波澜。交到身边来是个什么意思,那就是要成为天子近臣。而天子近臣除了三省六部的主官,也就起居郎中书舍人以及内侍这几个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