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九,天空又飘洒起雪花。好在不是那鹅毛大雪,城中也没有大风吹过,倒是平白多了一些诗意。
早饭过后,披上厚厚的大氅罗彦就出了门。按照约定,杜荷这几天就开始写诗了。而今天则是年前的最后一天,至于明日,总是要给孩子们留点玩闹的时间不是。
这时间朝中众多臣子已经有了七天休沐的时间,除了正月初一的大朝会,剩下的时间可以尽情的安排。杜如晦虽然身为兵部尚书,此时也能得到短暂的休息时间。罗彦来到杜府的时候,他正在杜荷的房中候着。早就听说了罗彦的安排,前两个过程杜如晦私下也考校了杜荷,发现罗彦确实教的很好,那些东西现在杜荷虽然说不上倒背如流,可是随便提点问题,回答都很是轻松。
哪家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的。杜荷是幼子,将来不能继承爵位,杜如晦自然更是迫切希望他能成材。如今罗彦这一教,杜如晦都恨不得以后将罗彦绑到自己的府上。
今日正式开始休沐,所以杜如晦便亲自前来看自家儿子如何作诗。
看到杜如晦,罗彦也不惊讶,只是简单招呼两句,就将杜荷拉过来说道:“今日便要开始学习写诗了。以前几天所学,你也了解了不少的典故和诗作的韵律。今日要求不高,以你之前所背诵的为根据,写一首关于雪的五言。不必担心写的不好,毕竟你是初次作诗。”
全然没有压力,杜荷自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想了半天,提笔在纸上不停写着涂抹着。而罗彦和杜如晦两人则边是攀谈边是等待。
不过是半个时辰,杜荷很是兴奋地叫喊着:“阿爷,罗助教,我做好,你们快来看看。”想来是小家伙的第一首诗,而且涂涂抹抹用了很大的功夫。此刻写好了居然在新纸上誊写了一遍,这次拿到两人面前。
半个时辰作一首诗,对于成年人可能着实有些慢。但是对于杜荷这样一个初次作诗的小孩子来讲,速度已经算相当不错了。罗彦和杜如晦两个人相识一笑,这才接过杜荷呈过来的纸。为了照顾杜如晦,罗彦还是先将诗作念了一遍。
“岁尽寒未转,月落雪尚飘。
随风还共落,掩日不惧消。
足近叶未展,花开枝无踪。
今来更异昨,半晌盼明朝。”
这是模仿南北朝诗人阴铿的《雪里梅花诗》。不过杜如晦家中并没有种植梅树,因此杜荷仅仅写了雪。即便如此,这番模仿也像模像样。当然问题不是没有,就是架构还不是很紧凑,但初次作诗达到这个程度,罗彦也相当诧异。
不提罗彦如何,杜如晦此时心里好生激动。这是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