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比试之前的约定,每首诗的时限是一炷香。而评审时的上下等次,则是先看诗文的品质和呈送时间。两样放在一起,也正是为了将出题的一方的优势打压掉一些。
正是有了这样的约定,此刻罗彦压根就没把这第一场的输赢放在心上。杜荷的水平他知道,奈何人家事先就准备过。这样一来,不论是品质还是时间,杜荷都完全占了下风的。即便坐在杜荷身边,罗彦也没有看杜荷到底写成个什么样子,反而很有兴致地看着对面庞氏父子的举动。
此时庞文林倒是没有着急动笔,一脸笑容看着罗彦。见罗彦没有指导杜荷如何作诗,反而看着自己这边,便狂笑着道:“罗博士是心知自己要输,你看,为了让着你,我都要等盏茶时间再写。省得这些人说我占了便宜。”说是盏茶时间,其实庞峯城一直盯着杜荷呢。远远就看见杜荷在一章纸上乱写乱画,也没有拿出新的纸张进行誊抄之类的动作,因此才允许自己的儿子这般放松。
毕竟杜荷还在努力,罗彦也不能说放弃就放弃,因此心里虽然也不抱希望,但是依旧说道:“我绝对你还是赶紧写完。既然你心知杜荷要输,那早写和晚写,又有什么区别。再说了,你就不怕跟我说多了话,之前记住的那些东西都忘了么。”
这话说的庞文林有些憋气,正要和罗彦好好理论一番的时候。忽然间被身边的庞峯城捣了一下:“别说废话了,那黄毛小子已经换了纸张。恐怕是要誊抄诗作了。你赶紧的,先把自己的写完再得意不迟。”
庞文林被这么一大段,还真的就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但是还真的像罗彦所说,这玩意儿忽然就忘了第一句是什么了。笔尖在纸上已经点出了好几个墨点,待忽然想起的时候,纸张已经是不能再用了。没办法,只能重新抽出一张来,待换好之后,已经落后了杜荷一截。
不顾年龄大的优势就摆在这里,庞文林饱蘸了墨汁,便在纸上龙飞凤舞写了起来。
方才看到庞文林的囧相,屈突诠他们还带着身后好些文人士子笑话。此刻见到庞文林已经步入正轨,心里便着急起来,不停对前边的杜荷说道:“杜二,你快点,那个庞文林已经开始动笔了。他笔上的功夫这么多年,写字定然是比你快的,你要不再快点,这把可就输定了。”
一边催着杜荷,一边还不停骂着庞文林:“你个不要脸的,不是说要等一盏茶的时间么。你写了这么久,也不过刚到一盏茶的功夫,说好的不占便宜呢。”
“庞文林你还有脸比试么,说好的彼此信任呢,你丫的诚信让狗吃了啊。”
种种的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