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文林是花了杜荷整整三倍的时间才写完的,此刻交上诗稿,难免被人诟病。
当下就有人讥讽道:“唉,我说啊,这二十来岁的人了,连个小孩子都比不过。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我看啊,这轮恐怕这庞文林最多也就是个平手了。”
“说的不错。毕竟两个人都不是那种有过田园生活的。此时突然间提这个话题,难免有些矫揉造作。杜荷是有备而来,而庞文林则是占了见多识广的便宜,想来此番只能平手了。”
很多人对于这第二轮也是平手抱有很大的期待。不过毕竟诗稿此时都在五位评审的手上,虽然有些好奇,但是也得等到评审们说话才行的。
将两份诗稿都拿起来,姚思廉将杜荷的递给身边的虞世南,自己看起庞文林的。只是一看,这眉头就开始紧锁。不过很快,这攒起的眉峰便落下来,也不表态,将诗稿递给另一边的黄曦宗说道:“黄兄也来看看。不知道这首诗你的意思如何?”口气很随意,显然不是太看好这首诗。
黄曦宗虽然有些不偏不倚的意思,但毕竟是庞峯城请来的,此刻听姚思廉的意思,也是一愣,随即便将诗稿接过来。
虽然黄曦宗自称是少时好诗文,但是过了这么多年,私下里吟诗作句,水准早就不是一般人可言了。接过庞文林的诗稿,一看之下,神色比姚思廉还要难看一些。叹口气,将诗稿递给最末的蒋恩师,便对姚思廉说道:“且先看看杜荷那小娃写的如何。要是两人都是这般水准,姚公莫要怨我无状。这些年轻人将诗作成这个样子,居然还好意思来比试。实在是有些恬不知耻。”
话虽然说得有些冲,但是姚思廉居然丝毫没有反对的意思。
很快那边的郭玉申就将杜荷的诗稿递过来了。
待姚思廉接过诗稿,虞世南低声说道:“这首诗有些意思,姚公万万不要小看了。”还没有看呢,虞世南的评价就让姚思廉一阵惊讶。虞世南好歹在他们这些人里头也算是诗写的好的了,此刻居然能这么说,想来是不错了。
低头一看,便看到杜荷那稚嫩的笔迹: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只是读完一遍,姚思廉便一拍桌子,大叫一声好。
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等动作,虽然有些失仪,可是姚思廉却丝毫不觉得脸红。反而是不断大叫着好,将那张纸递给了黄曦宗。
堂下这么多人盯着,见姚思廉这个动作,就知道他手里拿的这首肯定是赢面要大一些。但是隔了老远,姚思廉手上具体是谁的诗作,大家都没有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