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屈突诠诸人热闹了一会儿,如同元夕那晚一样,中途罗彦就被李世民给叫了上去。
一进来,李世民就招招手,让他坐到上边去。
这可是把罗彦给难住了。李世民让他坐的地方,赫然就是在他右边下手处。往常这个地方,都是坐着李世民最器重的几个人。有时候是房杜,有时候是长孙,或者就是那些功绩赫赫的武将。而今天,李世民居然要让他做到那个位置。这实在太过抬举他了吧。
有些作难,罗彦只能拜道:“陛下,微臣实在受宠若惊。只是这位置,可是要折煞微臣了。要是坐上去,岂不是如坐针毡。”反正自己心里头就是这么犹豫,罗彦也不隐瞒,很是直接地说道。
这朝中,如今能够这么直接的,也不过魏征等寥寥数人。近日一见罗彦也是如此,好些人都愣神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纷纷笑着说道:“今日是非你不可,行了,赶紧上去吧,莫要让陛下等急了。”
而听着大臣们应和,李世民也笑着说道:“行了,莫要故作姿态了。你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么。赶紧上来吧,今天你要好好跟我说说,怎么让杜荷那孩子一个月之内就有这等诗才的。若是有办法让弘文馆的孩子们都能有这个本事,记你大功一件。”
李世民的话可是说到了很几个大臣心上。
比如某几个武将,自家孩子向来不学好,习武不成学文不就,要是罗彦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自家儿郎能变好一些,就算是给罗彦磕头,他们也是愿意的。因此急忙应和:“是啊是啊,有什么好办法快说说。陛下不赏你,我们凑份子给你送礼也行啊。”
而那些文官虽然拘禁,但是也笑着点头。
见无人反对,罗彦也厚着脸皮走上前去,对着李世民一拜,就坐到了右边下手。
等坐下以后,罗彦对着李世民和座中诸人一拱手,说道:“陛下,诸公。其实有今日的结果,虽说凑巧,但是要说办法,也并不是没有。”
随后对着杜如晦笑笑,这才继续说:“想来杜尚书也知道,此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较好的记忆力和绝对的耐心。首先背诵声律韵脚,其次熟悉格律典故,到了最后就是详细训练写作。杜荷虽然天资不佳,但是三天之内,把我撰写的《声律启蒙》熟读了八遍。加上读的时候被我看着,没有任何分心,因此三天之内,声律韵脚的问题解决了。”
“进之,你所说的我自然不会怀疑。只是,这《声律启蒙》在何处,可否让我看一看?”李世民也是个喜欢风雅的,此刻听罗彦一说居然有这样厉害的书籍,顿时起了兴趣。
将脖子伸向罗彦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