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算学,严格的来说都是为了向国子学中的算学提供人才。
但是其中也有例外,第一种便是那数算世家和名家自己培养的弟子,这类人是可以直接去科考的。第二种就是地方专门培养出人才,在科考的时候以推举的名义送到长安进行科考。毕竟谁都有私心,州县要是出来一个算学天才,那对于地方长官也是很大的政绩。
罗彦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将完成任务的第一步放在算学上边。
算学包括了什么?历法计算、工程估算、商业计算等等这些。当然了,核心思想还是对于数字之间联系的探索。
而唐初的算学水平也就是在《缉古算经》出现后达到了顶峰。罗彦虽然上一世对于数学不甚精通,可是超前的思想和见识,对于现在的算学教学已经够用了。
刺史府。
依旧是余世宗理政的地方,听闻罗彦前来拜见,余世宗便搁下手中的文书,思索罗彦此来的目的。前些时日在长安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作为一个上州刺史,他朝中的好友也来信告知了李世民两会罗彦的事情。甚至李世民有意要将罗彦召回长安的事情,在信中也提了几句。
心知罗彦圣眷犹在,余世宗便越发不敢小看这个年轻人了。
不顾,也有一些疑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年轻人拒绝了李世民的召唤,非要来这外地当一个教书的。对于这一点,好友信中并没有详说,余世宗心里却是越发好奇。
不过片刻,罗彦便在小吏的带领下来到了房中。见到余世宗正在上座发愣,罗彦拜道:“余公一月未见,越发风采照人,可喜可贺。”
场面话说道罗彦这刻意,也是没谁了。熟知罗彦性格的余世宗哪里会当真,收回散发的思维,摆摆手笑骂道:“行了行了。我风采照人,哪里比得上你罗博士春风得意。长安赛诗,如今传遍天下。若说风采照人,也只应该是你才对。”
让罗彦坐下,缓了口气,余世宗这才问道:“我知道你有事才会前来,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个大忙人亲自前来一趟。那州学招生的事情,都是派人前来知会我一声的,这事儿我可是记的清清楚楚。”
这倒不是余世宗刻意为难罗彦,只不过为了表示亲近,略微的调侃了一些。
罗彦倒是也不觉得惭愧,拱手拜道:“还是余公了解我。今日前来,确实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余公。”
得到罗彦肯定的回答,余世宗点点头,说:“既然有事,那便说来我听听。若是刺史府能够帮得上忙,那么必然会竭力配合罗博士。”言下之意,那就是刺史府也能力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