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一次不定方程组?好解么?
对于罗彦来讲,确实很好解决。33但是前提是自己面对的是一群接受过后世高端教育的人。如今让他难堪的是,怎么将这道题目的解法,用大唐这个时代的话说出来,同时还能够让别人听懂。最少,是要让张通听懂。
还好这次比试没有限制思考时间,这倒是让罗彦有些轻松,不然岂不是要哭死。
背着手,在案前踱步。心里面却是想着怎样用最明了最简洁的话解释。
一盏茶的时间过了。
两盏茶……一炷香……
时间拖到后边,原本还静心凝神等着罗彦大发神威将这道题目解开的人们,此刻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罗博士,行不行啊,不行赶紧下一题。我可是晌午饭都没吃就过来看热闹的,你这样拖延时间对得起我们这些看客么。”
“是啊,拖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最好的办法是直接认输。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
“罗博士,州学学生喊你回去讲经了。”
一个个的,这会儿就知道睁眼说瞎话。明明大家都是主动靠上来看热闹的,肚子饿了就去吃东西,没人拦着啊。明明州学学生此时都在围观,谁说的喊罗彦回去讲经了。至于那个喊着罗彦认输的,更是没有安什么好心。大名鼎鼎的罗彦认输,这是多么喜大普奔的一件事情。
罗彦有些蛋疼。被逼急了,真想说一句你行你上啊。不过真要说了这话,自己这名声可就彻底给败坏了。
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罗彦也不是没有收获,此刻正好就想到了一种办法。不就是换元和替代,不就是划定限制条件,不就是凑数么?我罗彦还搞不定你?
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张通说道:“我这个方法,或许你有些不理解,我的建议,此刻你提笔。我说什么,你写什么。等我说完,你要是看完三遍还不能理解,便是我输。”
有些略懂算学的人此刻长大了嘴巴,这是个什么情况,罗彦居然敢如此托大。“快,谁有纸笔,借我一用。”人群中顿时传来十数声借笔墨的声音,这些人对视一眼,脸色有些凝重起来。
要是罗彦说的是真的,那就意味着几百年没有解法的百鸡问题从今天起就有了明确的解法。这个意义不仅是对算学一道,便是其他的工程之类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好多。一旦解法验证有效,那就彻底坐实了罗彦有着算学宗师的实力。从一个新人到宗师,只不过是一个问题的时间。
罗彦自然也听到了这几人的叫喊声,对着人群点点头,说道:“也好,你等也来参详一番。”
不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