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视一圈呆滞的人群,罗彦暗自笑着,眼睛却看向张通。
如果说33其他人只是惊讶,那么张通此刻的心情既有挫败,又有羞愧,或许还夹杂着几分悔恨。这事儿搁谁身上都受不了啊。你说从小到大一门心思钻研算学,中间接受过多少高人的教导,到头来却连一个野路子出身全靠自学的人都不如。更何况人家前脚刚把解题的方法说出来,到了自己这里,就不知道活学活用一下。
有了这样的挫败感,此刻张通神色便多了一些灰败。嘴里也不知道喃喃自语着什么。尚未到落日余晖将人的影子拉长的时候,也不见萧索的寒风将人的衣衫吹起,但是此刻你就是能看到,张通身上散发着的一股悲凉。
不是什么英雄迟暮,只是少年人一贯的自信被彻底击溃,此刻流露出的不甘。
看着时间不早,罗彦轻咳一声,将众人从呆滞中唤醒,说道:“好了,诸位,接下来还有比试。时间也不早了,早点解决完了,还能赶上吃晚饭。”仅仅是两轮,时间就已近过了个一个多时辰,要有一方答不出三道题,依照这个速度,不快点的话宵禁之前都搞不完。
人们倒是被罗彦的叫声给惊醒了,饶有趣味地看着这比试该如何进行下去。事到如今,惊喜和震撼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前来围观的预想。要是接下来还有这样的趣事,他们觉得过了今日,能在城门前给过往的行商士子吹小半年。
在数百号人的目光中,张通长出一口气,突然间就站出来说道:“罢了罢了,今日这比试,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我张通自诩数算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佼佼者,谁想到今日一见,才知道以前都是妄自尊大。以罗博士的本事,比我高出数筹不止,我自愧不如。”
说完便朝着罗彦一拜。
突然的剧情反转,让人们有些失望。很快就有人嘲讽起来。
“亏你那会儿说得那般厉害,原来也不过是个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这个念头,有名无实的人实在太多了。得了,算我眼瞎,今日这热闹,是没法看下去了。”
“我那会儿还拼命给你叫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种种刻薄的话刺入张通的耳朵,开始他却兴不起一点反驳的心思。那会儿罗彦也是这般待遇,可是他用真本事将这些话无声地回击过去。自己呢?那会儿正在洋洋得意,可是到了现在,又该如何回击?回击不了,那就只好忍受着。果然是世事无常啊。
叹了口气,张通这才继续说道:“拜师的事情,张通这就书信一封向家中长辈禀告,想必不日就会携拜师礼前来。为了能让我顺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