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就到了罗彦所说的十天以后。
打从三四天前开始,大批33的算学爱好者就开始在金州城中汇聚。不同于文坛隔三差五的诗会文会,算学本来就是个枯燥的东西,日常哪里能找出什么乐趣来。很多时候算学界的聚会也就是三五个好友,对于某个问题商讨一下自己的看法。至于更多的,谁都想有更多的好事出来,但是找不到啊。
记得上一次最热闹的算学集会应该就是王孝通作出《缉古算经》。当时好些个大师名家纷纷带着弟子前往长安道贺。也正是因为当初那场集会,让这年轻一辈有了相互认识交流的机会。
当年的张通也算是崭露头角,很多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对于他的本事也是相当佩服的。如此骤然听说他要拜在罗彦这样一个名声不扬的人门下,而且通过那日的比试,不少人对于罗彦也有了新的认识。想获得更大的进步,或者纯粹是好奇,不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总之年轻一辈来了不少有真才实学的。
这天一早,金州各大客栈中就陆陆续续走出了不少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且不论各自衣着如何,光是那一股子精气神,就值得人伸出大拇指。怀着不同或者相同的目的,这些人不约而同向目的地——金州州学进发。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么多人来到州学,赫然发现老熟人不少。
“周兄,没想到你也来了。怎的,对着四个名额有兴趣?”
“说没兴趣是假的,这几天看那个解法,个中有颇多趣味。我想要是能够跟着这位罗博士学习几个月,必然能有不少的收获。”
“咦,杨兄,几年不见,没想到今日在这里相逢。”
“说的是啊。没想到宋兄居然从江南赶过来了,当日一别,犹记得宋兄意气风发的样子。今日一见,一如往常,真是太好了。”
“快看,那是谁?没想到这位居然也来了。”
就在喧哗声中,人群中走进来一个身穿浅蓝色衣裳的少年。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只要是认识他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佩服。当然了,那不知道的人,只能悄悄询问旁人此少年是什么身份。
“他?他你都不认识,看来几年前你是没有那个资格去长安了。这位就是传说中聪慧异常的祖继贤,祖家最优秀的传人。”
“原来是他啊,看来今天是热闹了。不管他此来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有了这些人的参与,这场招录绝对不会平淡。”
很多人点点头赞同:“不仅是他,我还看到了不少世家和大师的传人。唉,早知道有今日,当初就应该早早地来应征,也好过和这些人竞争。简直就半点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