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的微风,嬉戏在道路两旁的林中。不见那树木的身姿摇曳,但是树叶慵懒地相互拍打,还是发出沙沙的声响。时间转眼就到了五月,北方的仲夏,原本也该是太阳暖烘烘,游人醉醺醺的季节。可是此刻官道上两个行人,神情却是有些昏沉沉。
两人都在马上。此时后边那人仰起头,用手遮住了太阳,略带恼怒地说道:“郎君,今年委实奇怪了些。这仲夏天气,太阳便这般晒人。要种到了夏末,还不得晒死个人。”似乎是看太阳也并不能将心中的那股焦躁发泄出来,说完了这句话,此人便用袖子一抹额头,随后甩甩,作一副汗水湿透衣袖的样子。
“你个惫懒货。前些时候不就说了么。京中来信,道连续二十天未雨。按照这个情况推断,显然是有大旱的征兆。我等此时只不过是晒些太阳,你可知道那些农夫此刻恨不得用自己的汗水化作是雨水来灌溉田亩。”前边那人听完,啰嗦了几句,最后把话题引向了民生。
后头那被骂作惫懒货的人也不反驳,倒是略带讨好地说道:“还是郎君心善,便是休假,还不忘这些事情。这便是郎君所说的‘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吧。要是陛下知道你这般心思,必然会反悔,此去长安一定要把你留下来。”
讨好的话并没有引起前头那人的开心,不过也没有因为看破而生气:“好歹我也不算是个油滑到时时刻刻奉承人的,怎么到了你这厮身上,便冒出来这么多奸猾的性子来。真是让人想不通。我看啊,此去长安,为了能糊住你的嘴,我还是将你锁在府中,然后重新挑选一个憨厚些的前来。”
“郎君,别啊。我不乱说还不行么。你看,要是再换一个,郎君岂不是还要适应好久?我保证,回到京中我必定半个字都不乱说。”后头那人似是急了,不停央求。不过,后头他还小声吐槽了一句:“再说了,我这样还不是郎君你的缘故。你不奉承人,但是你身边那些人时常奉承你,这不耳濡目染么。”
后边这人似乎以为马蹄的哒哒声能盖住自己的低语,谁想到就这样还被前头那人听到了,笑骂一声:“你倒是找的好理由。我看啊,此次回京,你还是到后院去做担水劈柴的伙计好了。既然你说是耳濡目染,那就让你跟木头做一年半,好好染点木讷出来。”说完还爽快地一笑,似乎眼前已经看到后头这人担水劈柴的场景了。
只见后边那人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不住地央求:“郎君,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顿时说话的声音不仅急切,还带上了哭腔。
“行了行了,少给我装模作样。以后少耍那些心眼子,我的面前你还想作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