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一路急驰,罗彦二人也不过是赶在了太阳落山以前堪堪进了县城。
夜色下的蓝田县并没有州城那么热闹,主街上不少的店铺已经打烊。为数不多亮着灯的,也就是那些茶楼客栈。当然这个时节大家都在为干旱的事情发愁,亮着灯的这些地方也没有那么热闹。街上的行人三三两两,不过也都是行色匆忙,显然是要赶回家的。
主街上不能打马,进了城以后罗彦和阿全便下马步行。
因为心中着实着急,虽然知道这个时候恐怕那陈玉如已经歇息了。可罗彦还是决定,马上将事情告知陈玉如,让他做好准备。而他和阿全,则星夜赶往长安。
县城不大,虽然罗彦是牵着马匹走的,可是也不过是小半个时辰,便已经到了县衙门前。不出罗彦所料,此刻县衙正门紧闭,里头虽然看不清是什么情况,可是没有什么声音,明显是接近休息的时候了。
敲门这样的事情自然不用劳驾罗彦,把缰绳系到拴马桩上,阿全便跑过去拍县衙的大门。
“通通通”这一年来阿全跟着自己没多干过重活,可是一把子力气还在。此刻虽然是用巴掌在拍门,可是效果和攥着拳头敲门也差不多了。这声音还没有将里头的人叫出来,便引起了路上三三两两的过往行人的注意。夜色也不深,离得近了,还是能够看清楚人的长相的。
这不,有个好事的人刻意将自己走的路线往罗彦这边靠了靠。一年来谁都没见过有人星夜敲县衙大门的,如今见了这么一次,要是得到点详细的信息,明天可就有的吹了。要运气好些,指不定还有什么豪客请自己喝完酒水的。此人正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走了过来。
罗彦此时站在拴马桩不远的地方,侧身看着县衙大门。待此人接近自己的时候,不由得就转头望了对方一眼。
这一看可就了不得了。好事的这人家在县城,每逢大事,必然是跑着去围观的。罗彦离开蓝田不过是一年的时间,此人也曾远里近里见过罗彦数次。在蓝田县,罗彦绝对是一个传说。虽然时隔一年,可是人们压根就没有忘记过罗彦。这人平日里和人闲谈,也少不了吹嘘几下当初亲眼见罗彦的经历,更是记忆深刻。
这会儿罗彦一转头,他立刻就是认了出来。
“哎呀。”惊讶地差点跌倒,此人回回神,登时就躬身下拜:“不想是罗县令。小民给你老人家见礼了,一年不见,罗县令还是那般年轻,让小民一阵欣喜。”
常年在酒楼茶馆和人吹嘘混酒的,这嘴皮子也算是利索。奈何这恭维的话,还是让罗彦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我老人家,我真的很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