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心里知道朝中的磨叽,一刻也不想耽误。迎着初升的朝阳,一路狂奔就到了宫门前。
此时他还没有办法直接面见李世民。按制地方官朝见皇帝,若非召见,是需要经过一系列的程序的。何况此时他风尘仆仆,也不太适合见李世民。倒是三省六部,不仅可以用人情关系,还能够以合乎礼制的方式前去。
把守宫门的千牛卫大老远就看到一个人毫无形象地朝着宫门狂奔而来。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可是此时都将手握紧了兵刃。要是来人想要强闯,必然让他血溅五步。这皇宫可是大唐的颜面,真要随随便便让人给闯了进去,皇帝丢脸不说,到时候迁怒之下,他们性命都不保。
等人影离得近了,千牛卫们正要喝止的时候,忽然间就听对面那人高声喊道:“金州博士罗彦,有要事请见房中书。还请诸位速去中书省通报。”
原本诸多千牛卫迎着阳光,虽然相隔不过十数米,但仍旧没有看清楚来人的样貌。不过一听这声音,千牛卫们心里就有底了,确实是罗彦无疑。当即把守宫门的小校向身后的侍卫点点头,便有人跑进去通报了。而留在宫门外的人,还是得照例检验罗彦的身份文牒。
说是检验,其实也就走个过场。
虽然和罗彦不是很熟悉,可怎么说也是名人一个,小校将罗彦的文牒还回去以后,笑道:“罗博士怎的这般着急,可是有什么急事。其实早上的时候,若是着急,大可骑马过来。”虽然此时他的官阶比罗彦高出一品不止,可还是不敢怠慢。正好有这般拉近关系的机会,他也不会轻易放弃。
“即便事态紧急,该遵守的法制还是要遵守。何况我是看着时间过来的,这时候正好各部的官员刚刚到了衙署。要是早来,想必也要在这里等许久。”嘴上虽然说得冠冕堂皇,其实罗彦自己知道,那匹马赶了一夜的路,即便训练有素,到了这街市上难免有失蹄的时候。与其多生事端,还不如自己稍微累一点。
听着侍卫有些恭维的话,也顺势闲聊了几句,那前往中书省通报的侍卫就已经赶回来了。
罗彦感觉自己的名头还是相当管用的,只不过是道一声名号,就连具体的事情都没有说,便让自己进了宫门。当然了,人家也不可能让罗彦一个人瞎闯。即便是他自己就认识路,还是有千牛卫带着他到了中书省门口才回去。
心里都就像是一团火在烧灼,也顾不得好生大量一下这中书省的外观,罗彦便对着看守大门的侍卫一拱手,道声名姓便自行进去了。方才千牛卫禀报,这侍卫也知道是什么事情,自然不会横加阻拦。
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