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在等待,等待李世民的抉择。
世间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好事,在这个时候也是。一边是罗彦一个人,另一边是三省六部的所有首脑。如果这个时候李世民拿不定主意,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返回蓝田,用自己的影响力在一县之内推行灭蝗的做法。罗彦不想做圣人,但是也不想把自己的正确思想埋没,然后导致生灵涂炭。
李世民不是第一次陷入两难境地。也不是第一次做罗彦给他的选择。
虽然他也听到了手下这帮重臣的极力反对,可是,凭借着对于罗彦过往言行的盲目信任,以及对蝗灾爆发后局势的紧迫,李世民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条少有人行的道路:“进之,回去以后,将你所知道的一切写出来。玄龄,通知京中五品及以上的官员,明日一早朝会,若无其他事由,一律不得缺席。”
李世民已经很坚决地表达了他的选择,即便此时依旧有大臣苦苦反对,但是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我也知道你等担心什么,但不论怎么说,必须要保证百姓能够平稳度过这场灾难。所谓祭天修德,不过是我等一厢情愿。天若能够及时收回这场灾难,便是要我斋戒一年,我也愿意。可是,行么?”
两个字的反问,让原本还想劝阻他的重臣们适时闭上了嘴巴。行么?肯定不行啊。真要是行之有效,史书上早就大写特写了,还用得着他们在这里愁眉苦脸。
这可是拿住了这几位重臣的软肋。既然谁都没有办法,那还不如打破既定的规则。试试,未尝不可。
罗彦很开心。他喜欢这种被信任的感觉,也喜欢自己能够将所知的东西化为对黎民百姓的帮助。如今李世民做好了选择,那么也就意味着,只要自己能够在明天顶住朝堂上的压力,和李世民相互配合,那么这场蝗灾,总是会比脑中史书里所写的破坏力小很多。
朝着李世民一拜,罗彦也没有等待眼前这些高官,疾步出了大殿,似乎一刻也不愿意久留。
“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天灾袭来,难道仅仅凭借人力就可以消泯么。”房玄龄叹口气,似乎是对于罗彦提出的事情还是有些反对。
“一直以来,他都相信人定胜天。以我对他的了解,这次他也能够拿出非常有效的办法来做这件事情。更何况,我们不相信他又能如何,陛下相信就够了。”长孙无忌走在房玄龄身后,也是浅浅一叹。不过这叹息和房玄龄的又有所不同。
“我看你们两个啊,还是想想明天在朝堂上,到底该如何选择吧。”杜如晦倒是看的清楚:“你没看到方才他让陛下选择的时候,分明就是踌躇满志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