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之后,那上千士卒中爆发出一阵惊呼。
“我没听错吧,六个红心。”
“这是真的吗?我等便是连十发全中都做不到啊。”
“关键他还是个文官。从来没有听说过我朝有这样的厉害的射手啊。”
“关键是,居然在陛下面前如此。这也委实太过大胆了。”
“也不知陛下会不会治他一个大不敬之罪。”
“陛下只会见猎心喜。”
而台阶上的李世民看着身前的罗彦,居然吐了口吐沫。罗彦眼睁睁看着李世民喉管颤动,心里暗笑,脸上却带着几分惶恐说道:“恕为臣不敬,一时运气,侥幸赢得陛下一筹,还望陛下恕罪。”嘴上虽然如此说道,可是心里想的却是,要不是想给你留点脸面,直接十发全中红心。
确实,有了两个技能在身的罗彦哪里会出现什么失误。那未曾命中红心的四支箭,其实都是罗彦可以放水了。要是有人将四个箭靶放在一处,就能惊奇地发现,这四支箭居然都是命中箭靶的同一个位置。
又吞了口吐沫润润喉咙,李世民这才反应过来:“行了行了,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得瑟了。话说,你什么时候有了这般厉害的箭技?军中善射的将军多了,但是能够如你这般的,我还是头一次见。老实交代,你到底还藏着什么本事。”
李世民的震惊难以附加,哪里还能顾得上找罗彦的麻烦。他的内心迫切地想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君子六艺,以前罗彦家境贫寒,自然是什么都学不了。而今受陛下恩遇,生活优渥,自然不甘自己成为那只知埋头苦读的书袋。当初渭水桥畔,陛下隔津与那颉利谈话,岂不知臣心中只悲愤。从此之后,每日里若有闲暇,便虚耗心神演算那弓箭之道。加之自己也有些蛮力,三年务虚,一朝务实,不想居然有这般成就。”
虽然对于罗彦所说仅靠心中演算便能够达到这种程度有些质疑,可是听过罗彦苦练弓箭的理由,李世民还是一阵感动。叹口气,李世民说道:“真是难为你了。朝中有你这般忠心耿耿朝气蓬勃的臣子,真是我李世民之幸事。”
这话说的罗彦心里有些发虚,连声称不敢。
看着李世民脸色逐渐缓和,罗彦这才谨慎地问道:“陛下,方才打赌的事情,你不会反悔吧?”
罗彦问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小孩子试探大人一样,让李世民一阵好笑:“既然打赌你赢了,那我也不会反悔。只是,这件事情还需要我好好考虑一番。你什么时候随军出征,担任什么职司,这些事情都需要安排好了。”
望着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