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李靖的解释,李世民呆立半晌。
“既然如此,那就准你所请。原本我还想着遣他充任后军督粮正使,如今你既然要人,那便给让他随你去吧。唉,不想我数番推延,到最后还是让他如了愿。罗彦,你且上前。”
罗彦面露喜色,登时便走上前去,躬身一拜,静候李世民的差遣。
“你这般迫切地请求参战,加上代国公恳请。那么,此次出征,便暂命你为左威卫将军。显德殿前的那一千精锐,便划拨到你的麾下。万勿令我失望。”李世民也是豁出去了,确定了罗彦出征的事宜,直接将那饱含他心血的精兵扔到罗彦帐下。
正式确定了罗彦的职司之后,这才对李靖说道:“罗彦只能,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详细的事情我便交给你们私下去谈。记住,善用他,不要让我失望。”
李世民将“不要让我失望”这六个字重复了两遍,两人心里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重量。
而这样的安排,却让除当日在显德殿前的人之外,其他所有人感觉到有些怪异。
不少人心中满是呐喊:“罗彦是文官啊,是文官。虽然有些武力,可依旧是文官啊。左威卫的将军是那么容易暂命的么?整个左威卫也不过才两个将军衔,这战时突然间多出来一个也就罢了,还给罗彦这样一个文官。”
“陛下爱护罗彦之心我等都可以理解,但是罗彦素来未曾领过兵,这一上来就领左威卫的将军,怕诸军心生不服啊。”魏征此刻可没有含糊,立刻出班跟李世民辩解道。
“是啊,要是一个不好,让军中变乱,恐怕影响此次出征。陛下还请三思。”房玄龄是跟罗彦没仇,可是兹事体大,不能不慎重。即便事后他向罗彦道歉,房玄龄也要力谏李世民。
有了这两位重臣领头,一时间朝堂成了菜市场,不停地冒出人来。
“行了行了,我既然敢任命他做这个将军,便有我心中的考量。要是有人不服,只管去挑战他便是,若是不如人甚多,那便乖乖滚回来做他的中书舍人。”李世民也是被这些臣子搞的有些烦躁,因此大手一挥,将这个难题抛给了罗彦。
听完这话,罗彦一阵翻白眼。不过李世民也确实够意思,原本以为给自己一个随军参军就不错了,谁想到一上来就给了一个将军,而且手底下还统领着李世民最精锐的士卒。李二这样够意思,罗彦也就不吐槽他的不仗义了。
上前一拜,罗彦说道:“微臣自是不惧挑战,诸军诸卫,将军以下,但有不服者,尽管前来找我。”
一番猖狂的话,让整个朝堂鸦雀无声。李世民自然知道他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