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金口一开,可是将各卫乐坏了。包括罗彦暂属的左威卫,无不同仇敌忾,想着率先把罗彦给打败。这样一来,在各卫当中也算是出了头彩。
朝堂上的安排,在当日就变成了圣旨下达到相关人等的府中。罗彦此刻正手持圣旨,对上边写着的那个“暂”字摇头苦笑。李世民果然还是够坑,这不明摆着告诉自己,要是自己被人弄得下不来台,那么这趟突厥他就是去不了了。
而根据旨意,次日清晨,辰时末他便要率领手下那上千精锐赶往左威卫的驻地扎营。
时间不算太紧凑,相反,有些放的宽松了。左威卫的驻地在永兴坊,出朱雀门沿宫墙往东直走,过了务本坊再往北走,再过一个坊市就到了。(借用高宗时神策军捧日都军营,以左威卫职司皇城东面助铺)
若是依军营点卯后拔营,不过是卯时末便足以让这上千的士卒整军赶到左威卫了。反正左右也想不出李世民这样做的用意,罗彦也不在多想,收拾收拾自己在军中需要的东西,便安心睡下。
一觉醒来,时间已经是次日清晨的寅时末。点卯的时间在卯时三刻,也不需要罗彦太过着急。吃过早饭,将先前李世民赐予他的铠甲一穿,牵出那上好的战马,不过卯时二刻,便已经到了显德殿前。
想来昨日这些士卒早就得到了通知,这个时候看着罗彦进来,并没有吃惊,反而各个致以军礼。但见罗彦一身明光铠,腰挂横刀,虽然面上无须甚是儒雅,但当日骑射余威犹在,让人打心眼里觉得威风凛凛。
显德殿前的这些士卒是李世民从各卫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罗彦甫一掌军,便有将领前来禀告此军详情。
此军全体有一千人,按军制,当是三个校尉分领。校尉下各有六队,各队又有五火。一应甲胄兵具,悉数配发并无限制。更兼人皆配马,先前罗彦未曾看见,不过是马匹被豢养在宫外。而今要是在永兴坊驻扎,若是场地足够,更可以将马匹一并安置在军营当中。
罗彦听完属下那个校尉的汇报,不禁暗暗咋舌。
这个配置完全可以当得上一个中等折冲府的兵力。难怪李世民一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左威卫将军。要是官职不高一点,还真是有些亏待这么精锐的军队了。
想着这上千人骑着马匹的样子,那种威势,罗彦不由得心驰神往。
“将军,是该点卯了。”在罗彦神思不属的时候,阶下那校尉提醒道。
这才回过神来,新官上任,在此之前已经烧了火,如今看来也不必在闹什么幺蛾子瞎摆威风了。气沉丹田,大喝一声:“点卯。”便看到阶下三名校尉便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