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的目的直指千军中的主将。
此刻对面的主将见罗彦冲过来,面生鄙薄,掌中刀也不出鞘便迎了上来。似这般急切便冲进敌阵的将领,若非武艺非凡,到最后绝对会死掉。这位将军便是从这里看到罗彦不懂冲阵之法的,不过心里也想着打败了罗彦赢个彩头,因此便遂了罗彦的心意。
能够做到左威卫的将军,武艺自然也不差。双方的兵器毕竟有长短之分,这个时候明显他占了下风。因此冲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挥刀劈砍,而是想避过罗彦的长棍,等一近身,罗彦无法回护的时候,迅速出刀一招解决。
相聚七尺的时候,只见罗彦右手一探,递出那根腊木杆。杆子便似那长枪一样,枪头直直的向那将领戳去。速度迅捷,似是用尽了罗彦浑身的力气,罗彦的身体看着都像是被腊木杆给带出去了一样。
对面将领见状心里一喜。势大力沉,便难以改变方向,轻易避过,便能够如自己所想,近身以后一刀毙敌。身子稍微一侧,便将腊木杆的头给让了过去。这个时候不论是顺势往前冲,还是拉住枪头猛往前拽,似乎都能够轻易将罗彦制服。
然而,想象终归是美好的。就在他侧身的一刻,罗彦左手迅速往前一抄,抓住了枪杆以后用力朝着那将领侧身的一边挥过去。原本的刺顿时就变成了横扫。而那将领在没有防备之下,一下子就被扫下马去。
缰绳一勒,腊木杆挺向落在地上的将领,罗彦笑一声:“兄弟,你输了。”说完腊木杆一首,做从尸体中抽出状,甩甩腊木杆,将周围前来回护主将的几个士卒打倒。
这将领此刻便心中有万般不服,也只能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站在那里看周围的拼杀。
罗彦解决这将领不过是几息的时间,而他麾下的士卒此刻已经冲到了距离他七八步的距离。见自家主将三两打倒了对方主将,这些精锐更是兴奋,手上劲力一吐,迅速将周围的对手悉数打翻,随后便围拢到罗彦身边。
“尔等还不放下武器,你们的主将已被打下马来,谁要顽抗,莫怪我等下狠手了。”
如此吼喝着,这冲进阵来的六百余士卒迅速将还在顽抗的对手一个个收拾掉。
“兄弟,这下我等可以入营了吧。”嘴上含笑,罗彦向那犹自站立一旁的将领拱手问道。
翻翻眼睛,这将领没好气地说道:“如今我等已经全然无法阻拦,你若不想,那便不要进去好了,也省得我等憋气。”说完也不理会罗彦,拉起自己的马匹,对着营门口一个个都在龇牙咧嘴的己方士卒骂道:“行了行了,一个个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回去加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