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又洋洋洒洒飘起了飞雪。一大早晋原折冲府的火头军刘三便叫起了自己一火的兄弟,准备收拢积雪烧水造饭。
自从前些时候定襄道行军总管带着左右威卫的部分主力,以及沿途在各个折冲府征调的军士来到太原之后,他们这些火头军可是遭了大罪了。往日不论是粮食还是饮水,都可以相当轻松的搞到手,如今还非得和一帮子人抢。
虽说粮食的定额都是主将在操心,可是他们这些火头军却要人挑马扛。三五日的来这么一遭,还是真实烦透了。
这饮水问题也是个磨人的事情。大军驻扎的地方只有一眼井,这总管帐下有数十个折冲府,打水的都是都要抢夺一番。这不,今早这个时候恐怕井口那里早就围满了人。要是还傻乎乎地过去打水,估计到晌午才能做好饭。
索性有大雪,烧开了也能让人饮用,虽然往锅中揽雪有些麻烦,但好歹也是种便捷的方法不是。这种办法也只有他们这些本身驻地就在朔方的士卒才懂,一般人刘三都不告诉他。
不到朔方,不知寒苦。军中常有如此的话来告诉新来的士卒在内地的生活是多么优渥。
北地寒苦,罗彦当初在幽州不过是稍微感受了一下寒冷,便因为王君廓的事情连坐,被弄到了金州去。所以这所谓的苦寒,在罗彦身上,也是第一次。如今再次踏上这寒冷的土地,罗彦那小身板还真是有些受不了。
好在如今大军集结,但是还没有正式开战,不用穿上那冰冷的铠甲。不然就凭帐中那点炭火,估计睡不到半夜就要被冻死了。
就在方才,李靖传出号令,要诸军将前往大帐议事。罗彦匆匆披上大氅,不过是盏茶功夫就进了帐中。
此刻帐中已经坐满了将领。还别说,沿路走来一共收拢了有二十三个折冲府的兵力,如今太原已经驻扎了近三万人。帐中这二十三个都尉加上左右威卫的将领,以及李靖抽调的将军,差不多有四十来人。
罗彦在这四十来人中算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但是地位却并不比其他人差。相反,十二卫的将军那是和中折冲府的都尉一个官阶的人物。这一路走来,帐中诸人也见识过罗彦展露他的本事,因此并没有因为他的年龄而小看他。
见得罗彦进帐,原本还在闲谈的诸将也打起招呼来。尚未议事之前,这点自由还是有的。
和这些人一一招呼过,罗彦这才走到自己的座位
“升帐。”李靖一声严肃的号令,意味着此时人员已经悉数到期,接下来就是要商议正事的时候了。
只见得座下诸将停止了方才的喧哗,一起站起身来,想主将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