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县的塘报不过是三天就被快马送到了长安。
这下可是把李世民给乐坏了。有了突利的例子,想来突厥部族中有些受颉利欺压的部落到时候也会效仿。兵不血刃就能够大肆削弱颉利的势力,何乐而不为。
只是将心腹重臣招来商议了一番,李世民就下达了命令,务必让突利尽快带部族归附。一应兵马,皆交给李靖指挥。
来来去去,还真的如同李靖所料,不过是七天的时间,回信就已经到了李靖手中。
再次将阿史那齐至唤来,李靖将李世民的书信交给他之后说道:“陛下已经应允了突利可汗的请求,还请贵使将这份书信交给突利可汗。此外,这是我预计好的行军路线。突利可汗只要进入我大唐边境,就立刻有兵马接应,不虞颉利前来追击。”
将一信一图交给阿史那齐至之后,李靖又说道:“为了两家方便沟通,贵使此行还需带上我方使者。”
点点头,阿史那齐至说道:“单凭大帅吩咐,此来的目的已经达成,何时出发,还请大帅定夺。”
“既然如此,那边明天一早出发。”
派遣的使者是李靖早就找好的。此人是太原府的一名校尉,和突厥人打交道十几年,一口突厥话压根让人听不出什么破绽。加上随行的三个侍从,五人冒着寒雪,次日一早便打马离开了大营往北方行去。
等待是最让人难受的事情,尤其是结果模棱两可的等待,最是煎熬。唯独知道内情的李靖三人从五匹快马出了大营,这内心就像是挂着一块石头一样。要是每天不朝着北方望那么几十眼,还真就觉得生活中少了什么。
时间就在几人的翘首以盼中度过了十天。
这十天对罗彦这样的人来说,可以说的上是度日如年。要不是和周虎他们三个每天在雪地里练武比试,恐怕罗彦就要疯掉了。
终于在第十天太阳都快要落山的时候,斥候带着出行的其中一个侍从回来了。
那个时候罗彦正好盯着辕门看,一件那模糊又熟悉的面孔,浑然不管身后周虎陈彪杨豹三人的纳闷,大笑着冲李靖的大帐走去。
这李靖也是够快的,那侍从一进大帐,他便立刻吩咐人去叫张公瑾和罗彦。这不,罗彦走到一半的时候,正好遇上李靖派来的人。心里笑笑李靖的仔细,二话没说,大步走了过去。
罗彦通报后进了大帐,里边也就李靖和侍从以及几个亲卫。见罗彦进来,李靖笑道:“罗将军这速度可是够快的,我才遣了人过去不出半刻,你便已经来了。”
“让大帅见笑了,其实他进了辕门,我便已经看见了。这些天等的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