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定方和罗彦的计策取得了奇效。不出几天,就已经有数位突厥将领来投。这样的好事让李靖帐下诸将精神为之一振。来投的这些将领虽然在突厥中资格都不算太高,但至少计谋已经有了作用。
而接下来的收获更是让众人喜出望外。
颉利的心腹康苏密居然带着前隋萧皇后和其孙杨政道来投。
来的这三人身份可是相当重要。康苏密作为突厥大将,帐下兵马多达两万。这两万的数目可是不包含辎重队伍的,康苏密此来匆匆,加上有大唐保证他未来的生活,压根就没带辎重。达到襄城的时候,可是把众军给紧张坏了。要不是康苏密孤身入城和李靖商谈,罗彦他们都以为是要来攻城了。
李靖这边气势大涨,颉利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加上徐世绩和柴绍薛万彻等几路不停地攻击,颉利迫不得已,将牙帐搬到了阴山脚下。但凡是少数民族政权,都有这样一个奇怪的事情,国都必然是定在自己民族和汉族的交界处。这是为了尽最大可能保证对汉民族的统辖。
历史上北魏政权如此,突厥也是如此。当初颉利的牙帐正是安放在这样一个地方,而如今被逼迫到撤回阴山,再向北,完全就是薛延陀等少数民族的聚居区了。由此可见颉利现在的狼狈。
当康苏密带人前来投诚的时候,罗彦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任务完成度居然又提高了五分之一。这可是把罗彦给乐坏了,兵不血刃居然还能有这样的成绩。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加上罗彦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不可能出兵,这出谋划策的热情就越发高涨了。
李靖再一次升帐的时候,大军已经前进到白道。踩着脚下被寒冷的天冻的如同坚铁的土地,李靖大笑着对通漠道行军总管徐世绩说道:“咱们脚下这片土地,可是当初颉利放马的地方。如今颉利不仅在这个地方被徐总管杀了个人仰马翻,还被我等踩踏。哈哈,世事无常,大抵说的便是在说这样的事情吧。”
能够将颉利重创,徐世绩也相当开心,见李靖当众赞扬他的功绩,畅快地笑着:“颉利狂妄自大又少有谋略,虽然帐下已经有不少精兵,但在他的手里,就像是那无头的苍蝇一样乱撞。他要是不灭亡才怪了。”
这两人相互吹捧一番,李靖这才正色道:“我准备这几日便带人长途奔袭颉利牙帐,趁他立足未稳,一举将其拿下。”
李靖的提议不可谓不诱人,徐世绩这样的将军都称赞道:“不错,这确实是个绝佳的时机。要是把握好了,一举歼灭颉利不成问题。”
两位行军大总管一个提议一个肯定,让帐下这些将军霎时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