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罗彦想明白了对策的时候,大军已经接近阴山脚下。
李靖此次带出的队伍仅有五千人,相比和徐世绩汇合后的七万人众,这绝对是小股部队了。五千人里头,当然有罗彦的一千精锐。李靖可以不给罗彦做主力的机会,但是绝对不能不给他随军北上的机会。这里头的龌龊大家都懂,带来了不出战是一回事,压根不带又是另一回事。
突厥的部落早就随着颉利北撤而搬迁到了阴山附近,沿途压根就没有遇到抵抗的力量,甚至连突厥的斥候都没有发现一个。
这个结果让原本兴冲冲的精兵们长途奔袭失去了很多乐趣。没错,顺手收拾沿途的突厥人他们眼中就是一种乐趣。也说不上是欺软怕硬,如果非要给这样的想法做个总结,那就是想消灭突厥的有生力量。反正突厥的青壮下马是牧民,上马就是士兵。
不过这失望在眼下便一扫而空了。
无他,奔袭数天,眼前居然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营帐。
这意味着什么?突厥大军啊。游牧部落的营帐搭建都非常随意,样式大小和篷布颜色都是根据各家的实际需要与喜好制作的。因此遇到那种大大小小参差不一的帐房群落,必然是突厥部落。
可是眼前显然不是那样。估算一下,差不多有上千的帐篷。统一的颜色和大小,在这如同星辰一样的帐篷中间,还有一座巨大的帐篷被拱卫着。要是这样都看不出来是什么,那李靖他们这些人就白当将军了。
没错,正式突厥的军营。
估摸一下,少说也有上万人。当然了,这并不是让李靖他们开心的真正原因,一万人算个什么。就像是这营帐群拱卫着最中间那大帐一样,这里也拱卫着颉利的牙帐。有了这一万人,终于能够确定再往前,必然就是颉利的牙帐所在了。
“大帅,绕过去,还是?”
罗彦撇撇嘴,对问这个问题的将领一阵鄙视。肉到嘴边,不吃下去,能对得起这么长时间的奔袭?更何况,要是不抓几个舌头来问问,如何能够确认颉利的确切位置。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当上将军的,带领的号称最精锐的士卒。
“打。”李靖只说了一个字。
不过怎么打就需要好好研究一下了。罗彦因为身上背负着特别的任务,也知道自己如今只能是打杂的,所以只能在这里出出主意混人头了。
“大帅,我看,苏将军带人左面主攻,常将军带人右面策应,我率队快马绕后准备截击。此番我等行事隐秘,必然不能够让这些突厥人逃掉哪怕一个。突厥人即便想逃走,也只能从我们现在站的这里跑。到时候三方一起追击,后边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