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中狂奔过无数头神兽之后,罗彦看着李靖同意了自己的请求,终于放下心来。
李靖一脸的满意,让罗彦心里暗笑:“你丫真以为自己谋划什么我不知道。嘿嘿,要是这回能让你如愿,我就跟你姓。还真以为我傻啊。”
苏定方很不客气地在罗彦手下抽调了长枪兵两百,刀盾手两百,最后还仗着李靖的命令,抽调了五十弓箭手过去。精锐啊,谁不喜欢,罗彦手上的这些人,要不是因为人数太多不便突袭,苏定方都想全都带走。
罗彦并没有因为这些龃龉生气。恰恰相反,看着如今苏定方的得意,罗彦心里头不知道有多想笑。
为了防止罗彦有意抢夺功劳,李靖在苏定方的人手走出去半天了才允许罗彦出发。反正已经被区别对待了,罗彦也不在意这点。只要到时候赶得上最精彩的那部分,晚一点也没啥关系。
出了大营的周虎有些郁闷地问道:“将军,难道我们真的就要成为最后打扫战场的?这不能啊,你看他们都被苏将军带走夜袭牙帐了,咱们肉吃不着,总得喝口汤吧。好歹大家都是陛下带出来的精锐,总不能被他们比下去。”
罗彦头也没回:“这事儿是我惹起来的。详细的缘由你也不用多问。要是你不愿随我走这一早,我也不勉强。此刻苏定方的队伍只不过走出半天,要是你们快马追赶,想来还能够在他们发起突袭前追上。谁想去,自管入营向大帅请愿。我不阻拦。”
周虎是长枪兵的校尉,自己麾下三分之二的人手被抽调走,这会儿当校尉都有些有名无实。所以这才在罗彦面前发发牢骚。见罗彦说话如此之重,有些讪讪地说道:“将军莫要生气,我也就发发牢骚。陛下将我等交到将军手里,别人不说,我周虎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咧开嘴笑笑,罗彦回头对这几个校尉说道:“我没有生气,而且说的是实话。你等要是有心请战,便无需被我牵累。此时入营去求战,想来大帅一定会答应的。而且,事后我也不会追究你等脱离队伍的罪责,便是陛下那里,我也会代为说项,不会因此折损了你们的功劳。”
不等周虎说什么,那陈彪便已经惊喜地问道:“将军没有开玩笑?”
“我罗彦对天发誓,以上所言句句属实。”
看着罗彦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陈彪向罗彦一抱拳:“将军恕罪,我等刀盾手向来都是冲阵的好手。手下兄弟听说苏将军要去偷袭牙帐,各个都想着前往。今日将军既然愿意放行,我这便回到大营请求大帅允许我等参与。”
周虎和杨豹不由大惊失色。陈彪的脱离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