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是在吐槽中沉沉睡去的。而醒来的时候,还记得梦里依旧在不停吐槽。
临睡前添加的炭火已然烧尽,伸在外边的嘴巴吐出胸中的一点浊气,化为这初暖时节塞上空气中的一缕寒烟。轻轻吸上一口气,只觉得从喉头到肺腑是一阵的清凉。
此时罗彦只想继续窝在这温暖的被窝里,用皮毛收拢起来的身体余温,将腹中那丝清凉烘暖,然后成为自己继续睡觉的动力。
不过,现实总是将他残酷的一面示人。就在罗彦刚刚用自己的身体感化了寒冷的空气,双眼正好合拢的时候,忽听得帐外有人来报:“将军,快要点卯了,你是不是该起来主持我等的操练。”
罗彦真想朝着外头骂一句操练你大爷,就不能让人好好睡一觉么。
不过,回头一想,呆会儿李靖还要升帐议事,要是自己起得晚了,岂不是要耽误事。
留恋地斜睨一眼紧掖在脖子上的被子,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将衣衫拉进被窝暖了暖,这才一个起身迅速将其套在自己身上。干净利落的身姿让罗彦自己都有些惊讶,歪着头想想,感觉根本原因还是在这狗日的寒冷天气上,罗彦也只能摇摇头,唤人端来热水,洗漱一番,随后套上自己的甲胄,拿起兵刃往士卒聚集地赶去。
此时那陈彪也带着原本就脱离了罗彦的士卒回到了这里。当然了,在周虎和杨豹他们心中,陈彪这厮简直就是一个叛徒。
对待叛徒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冷言冷语,甚至是压根不理会。但是如今周虎他们却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讲述这几天随着罗彦的种种经历。尤其是擒拿颉利那一段,更是讲的跌宕起伏惊魂落魄。
原本陈彪他们投奔苏定方便是为了军功去的。原以为苏定方突袭突厥牙帐,跟着去定然是大功一件。当然了,在罗彦他们没有回营以前,他们也一直是这么想的。毕竟当夜虽然没有捉住颉利,但是杀伤的突厥士卒多达上万。试想数百人获取了这么大的战功,谁不开心谁不得意。
可是,就在昨夜,他们的得意被彻底击溃了。
原本不看好的罗彦,竟然带着比自己这边还要少的人,竟然把颉利给逮住了。简直就是报应啊。偏生李靖还让他们罗彦麾下,这不是更加不自在么。
看着陈彪和他手下的刀盾手一脸的尴尬,其实罗彦心里挺爽的。让你丫的小看我,现在想后悔,没门了。
点卯的时候看着陈彪和那些自愿脱离了队伍的士卒低着头不说话,罗彦也兴不起跟着周虎他们调侃的兴趣。最大的便宜让自己占了,如今说些风凉话出气,那也要看身份对等的人。若是苏定方李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