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跟着这些人前往秦琼的府上。
自己又不是那种真正的神医,这些人请了去便可以给秦琼诊治的。在此之前,罗彦还必须要通过系统兑换出一定的医术。或者,看看声望值够不够用,以便让自己有针对性地对秦琼进行诊断。
送走了这群还想着在他府上蹭酒的莽汉们,罗彦将心神沉入到脑海中。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关注过声望值的事情,也不知道增长到什么程度了。打过了年以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过声望值,想来经过几个月累积定然是数额不少了。
这一看之下,只惊得罗彦喊出一句经典的骂声:“我×。”
在他脑海中所呈现的数字,赫然达到了九位数。没错,反反复复数了有四五遍,确认自己没有看花眼,罗彦这才将这句经典的国骂叫出口。
一亿三千两百万。至于那个零头,罗彦这会儿压根不放在心上。
对于秦琼的病症,罗彦这会儿并没有准备兑换一身医术来解救。他也查看过了,不同于骑马射箭刀枪剑戟,或者是填词应制琴棋书画,医术的兑换条件非常苛刻。
娴熟的中医技能不仅要求五千万的声望值,还需要熟读数十本初唐之前出现过的中医典籍。
像《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难经》这些流传于世的还好说,如同《青囊经》这等早就已经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古籍,还又得罗彦自掏腰包,那声望值兑换出来阅览。
这叫什么事啊,完全不划算到了极点。
整个中医医术兑换下来,自己这一亿多点的声望值能够剩一半就不错了。
而自己的道路可不是救死扶伤。正所谓穷而治病,富而治人,正是古代很多读书人的写照。虽然都是在救人,可是治病救人一辈子能救多少。但是通过仕途,做到一任刺史,要是能力足够又刚正清廉,便可以当得万家生佛。
这样大的区别,罗彦怎么会不知道。
以是,这个时候他已经决定好了对于秦琼的事情,花些声望值从系统中兑换出一个治疗方案好了。刚才也顺带查看了一番,需要不过五十万声望值,可以说得上物美价廉了。
打定了主意,罗彦也不再多想,准备收拾东西,拿点李世民赏赐下来的好东西过去看陆德明。
这次依旧是罗彦刚走到府门口,硬生生又被几个人给堵住了。
罗彦不认识这几人是什么来路,所以仔细打量了来人几眼。
为首的青年男子约摸二十来岁,岁数比罗彦稍长。头戴一顶帽子,缀着一粒散发着浓绿光芒的碧玉,仅此一物便价值不菲。身着浅青的蜀锦长袍,腰间一条翠玉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