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糖。”
罗彦铿锵有力的声音让李世民为之一怔。吹了半天牛逼,合着就说的是制糖啊。这个反差得有多大,才能让李世民这会儿感觉如此的生无可恋。
“制糖?”怀疑的声音,从李世民的喉中吐出。
“不错,正是制糖。微臣所制之物,不是如今那种满是残渣的黑糖,也不是西域传来的黄糖。到时候陛下见了,知道这其中的差别之大了。哦,对了,前期微臣只需要五六位匠人就够了。”罗彦见李世民一脸怀疑,只能将自己的计划合盘托出。
反正这大棒已经加在罗彦头上了,随便他现在怎么闹腾。李世民匆匆写下手书,盖上大印,交给罗彦。
“记住你说的话,半月之期,到时候见真章。”
罗彦见自己呆在这里也没事好说的,拿了李世民的手书说道:“必然不会让陛下失望便是了。到时候陛下只需要记得给微臣抽成便是了。若是无事,微臣就告退了。”
“行了,你自去吧。”说完以后,李世民便让左右送罗彦出宫。
“父皇,这诚国公真的能够医好母后的病么?”长乐公主这个时候才张嘴问道。
李世民这个时候终于不复方才脸上的严肃,畅快地笑道:“长乐你不懂,罗彦此人绝对不说空话。而且但凡是伸手向我要好处的事情,最终绝对能够让我喜出望外。”
随后又说道:“而且你听他方才的言语,胸中早有腹稿,所以说我们如今不过是不愿相信罢了。好了,不过是半月之期,很快便到了,我们慢慢等着就行了。”
不提皇宫中李世民一家三口的讨论,罗彦此刻拿着李世民的手令,心里不免有些小激动。
自己所说的制糖,最终的目的可是为了制造冰糖。这玩意的制作工艺相当说起来相当简单,但是在如今这个年代,不使用大量的人力物力,是不可能制造出来的。
别的不说,就一个白砂糖就能够难倒大唐所有的工匠。
不然也不会让西域来的黄糖一斤卖到数百文钱去。之前所说的孩童最爱的饴糖,一斤更是要数贯钱才能够买到,而且还有价无市。
罗彦所说的赚钱之物便是这白砂糖,要是能够弄出来,畅销大唐不说,沿着丝绸之路卖给那些西域商人,绝对能够赚取很多钱财。
不过,说易行难。制作冰糖,首先要解决白砂糖的问题。而要有白砂糖,必须要解决脱色的问题。想来想去,在现有的条件下,罗彦也只想到了用碳化法。
这个方法的主要优势便是原料在大唐都容易找到,唯一需要解决的酸碱性问题,也可以通过种种物理特征让工匠们简单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