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罗彦与长乐公主的一切成为定局的时候,朝堂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原本以为自己是要被李世民授官的,谁知道居然是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小萝莉当老婆。这事儿虽然是个好事,但给现在的罗彦,心里还真是有种淡淡的忧伤。
关于莺儿的事情,罗彦不知道系统到最后是怎么安排的。
如今不论怎么说,这第四轮的任务基本上算是敲定了。缓冲的这段时间,只要自己不犯什么打错,也就是一两年的事情,就能够将长乐公主娶回家,想来到时候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以系统的尿性,到时候也许会有什么惊喜吧。
在对莺儿的回忆中沉湎了许久,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斜阳映照窗花。
让罗彦忧心的并不只有这一件事情。
就在早间时候,李世民传旨,让罗彦暂时在门下省的给事中,常侍李世民左右,以备垂询。
作为加官,给事中并不是什么实职,虽然有着驳正政令的职权,但也就像是顾问一样,拿着皇帝的钱不干什么实事。
罗彦忧心的并不是自己因此便在宦海中沉沦。相反,这给事中想来也是暂时给自己的一个缓冲,以他自己的本事,将来定然会往上走。而是作为给事中,既然要常伴君王左右了,那么帮助陆德明编纂《经义通释》的事情就要耽搁下来了。
跟随在陆德明身边的这些天,罗彦也知道陆德明身体已经大不如以前了。编修这样一本巨制是何其大的事情,陆德明又认真的紧,但凡是自己的记忆有些迷糊的地方,定然要好生查阅一番出处。
所以即使罗彦帮助,这段时间也不过是完成了不到一成。加上之前陆德明搞出来的,也就十之五六。越往后老爷子身体越不好,这要是搞出什么毛病来,岂不是要罗彦遗憾死。
所以,罗彦打定主意,要给陆德明招几个品行优良学识渊博的助手。
次日。明媚的阳光越过城墙洒向城中鳞次栉比的房舍,城门被数位健壮的士卒用力推着,在不停地吱呀声中,缓缓打开。阳光被一寸寸放了进来,正如那早就等在城门外的人群一样。
此时正是人流涌进长安城的高峰,守城的士卒逐个盘查着文牒。
正在这时,从朱雀大街深处走来几个奇怪的家丁。
说是家丁,乃是因为这士农工商各有服秩,这几人都是穿着青衣,脚上踩的是布履,俨然一副仆役的打扮。说是奇怪,则是因为这几人衣着布料精良,全然不似家丁能有的。而且居然手中个个抱着几卷纸张。
好事者好奇地看着这几人的动作,便是连继续入城的念头都被暂时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