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来,还是朕的不是了?”李世民有些神色不善。这几年来,也就魏征一个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他的不是。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罗彦,而且指责还这么尖刻,让他好生没有面子。
罗彦可不管李世民此刻是什么情绪:“陛下贵为天子,喜为雨露,怒是雷霆。群臣逢甘霖则欢颜,故多溢美;百官遇雷霆则心慌,恐遭责难。长此以往,君权愈专,岂不为独夫也?陛下当世明君,岂可效前隋炀帝之故事。”
这论调恰好拿捏住了李世民的短处。
炀帝是他时常在群臣面前和自己买做对比的人,如今要是继续愤怒下去,岂不是彻底和那个自己看不起的人一个格调了?肯定不能啊。
长舒一口气,朝着宽阔的大殿门外看了几眼,似乎是感染了一些天空的辽阔,胸中的一口怒气随着自我告诫彻底销声匿迹。
“罢了罢了,就如你所说,此事交付大理寺详加查问之后再做区处。既然这件事情是你提出来的,那么就交由你会同大理寺一同查办。到时候有什么处置,你等汇报上来再说吧。”
匆匆忙交代完这件事情,李世民也有些意兴阑珊:“好了,今日就先说到这里吧。无甚大事,就退朝吧。朕有些乏了。”
说这话的时候李世民是真心感觉到累。
这几年不是第一次被人在朝堂上指责了。可是像这样,被自己的准女婿给弄的下不来台,还是李世民的第一次。不论是从感情上,还是从地位上,李世民都有些接受不了。
走出太极殿的李世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处理政务。
心中烦闷,哪有什么心情做那些事情。他可不是那种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的人,这会儿就回到后宫找老婆诉苦来了。
李世民一脸郁闷地走进长孙无垢所在的暖阁,见了自己老婆嘴里便不停地嚷嚷着:“这罗彦,越发地放肆了。当着那么多朝臣的面,居然让我下不来台。谁给他的胆子,让他如此骄纵的?真是气煞我也。不要以为我将长乐许配给他,就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了。要是再敢这般放肆,我定饶不了他。”
任谁这会儿都明白这是李世民在生罗彦的气。
“罗彦做了什么事情,让陛下这般恼怒?能否说与臣妾听听,或可让陛下心里好受一些。”长孙无垢轻声说着,确实将双手搭在李世民肩上,缓缓给他揉捏起来。
有知心人这般温言好语,李世民也不便继续撒火,只好含着怒气将早朝的时候罗彦倒打一耙,数落他不是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完之后,犹自忿忿不平地对身后的长孙无垢问道:“你说说,这件事情他罗彦是不是有些骄纵